柏林 慕尼黑 法兰克福 汉堡 科隆

德国印象 Eindruck von Deutschland

汉诺威 海德堡 多特蒙德 杜依斯堡 杜塞尔多夫 来比锡
不来梅 波鸿 波茨坦 科布伦次 埃森 乌泊塔尔 明斯特 俄伯豪森 斯图加特 罗斯托克 回主页
科布伦次

科布伦次市。莱茵兰-法耳茨州在摩泽尔河注入莱茵河处,人口111800。两河合流之处,称德意志角,为当地名胜。是同名的一行政专署和县的首府。 是德国重要的观光都市。科布伦茨所在的莱茵河峡谷在2002年被列入世界遗产。莱茵兰-法耳茨州的宪法法院、联邦国防技术及置办局、联邦水文局及联邦国防军总医院位于此市。科布伦次还有国家档案馆。摩泽尔河桥建于14世纪。 德意志之角上最著名的建筑是威廉一世的骑马雕塑,雕塑总高37米,其中骑士像高14米。

1888年德意志帝国的首任皇帝威廉一世去世以后,德意志帝国上下萌发出了为他建造纪念雕塑的想法,以感谢这位德意志皇帝在1864年、1866年和1871年的三场战争中为德国统一所作的战斗。德国各地纷纷申请在自己的城市建造他们皇帝的雕塑,科布伦茨也是其中之一,年轻的皇帝威廉二世在1891年最终决定选择位于莱茵兰的科布伦茨,塑像的具体位置选择在摩泽尔河和莱茵河的交汇处。建造塑像所需的一百万金马克由全国性的募捐筹集而得,1897年8月31日,威廉二世亲自为威廉一世雕塑揭幕,雕塑的设计者是德国建筑师布鲁诺·施米茨(Bruno Schmitz,1858年11月21日—1916年4月27日),雕塑总高37米,其中骑马像高14米,雕塑中的威廉一世皇帝身着将军制服和迎风飘扬的大衣,身旁的天才一只手牵着骏马,另一只手拿着垫褥和皇帝的皇冠。雕塑前方雕刻有德意志帝国鹰鹫,它抓着蛇并喝叱着敌人,以此表现威廉一世的威严。雕塑底座上方刻着科布伦茨诗人马克斯·冯·申肯多夫(Max von Schenkendorf,1783年12月11日—1817年12月11日)“给祖国的春天问候”(德语:Frühlingsgruß an das Vaterland)一诗中的最后两句:“只要团结和忠诚,帝国将永存不灭”(德语原文:Nimmer wird das Reich zerstöret,/ Wenn ihr einig seid und treu!)。这座雕塑与同时代建造的其他威廉皇帝雕塑,构成了“威廉时代精神”,受到极大的好评。但是德意志帝国灭亡以后,批评之声接踵而至,民主主义者认为它是对昏庸君主制度的个人崇拜,和平主义者将其看作是威廉军国主义和强权抱负的化身。第二次世界大战即将结束前的1945年3月16日,威廉一世骑马雕塑被美国军队的大炮严重损坏。据史料记载,是艾森豪威尔下令进行摧毁的,因为他担心德国士兵以纪念雕塑为掩护进行反击。在美国军队的炮火之下,散落的雕塑从底座上摔下掉进莱茵河,铜制雕塑最终被完全拆除并融化,仅存威廉皇帝的头像现存于科布伦茨的莱茵河中游博物馆中第二次世界大战后,法国占领军曾计划彻底拆除雕塑的底座,并用一座代表和平和人民友好交流的雕塑代替,但是由于资金不足,这一计划并没有付之实现。1953年5月18日,由德国联邦总统特奥多尔·豪斯建议将残存的雕塑底座作为“德国统一的警示碑”。为了表达“德国统一”这个象征意义,雕塑底座上刻上了德国各州的州徽,包括战后德国被割让给波兰而失去的西里西亚和东普鲁士,从法国占领下回归的萨尔州徽也在4年后加入其中。损毁的骑马雕塑被替换上一面德国国旗。1990年10月3日德国统一日当天,人们为州徽刻上了新的联邦州的名字。柏林墙倒塌后,雕塑旁竖立起三块柏林墙存留的水泥砖,上书“纪念在德国分裂中遇难的人们(1953年6月17日—1989年11月9日)”。成为“德国统一警示”的又一纪念。1990年两德统一后,雕塑不再具有作为警示碑的作用,对于是否要重建这座威廉一世骑马雕塑,引起了激烈的争论,支持重建者认为骑马雕塑作为科布伦茨城市的象征将给旅游业带来正面效应,而反对重建者则批评当今仍对皇帝的敬拜不合时宜,而且威廉一世对1848年三月革命的血腥镇压更使得他得到“霰弹亲王”的恶名。最后雕塑所在的莱茵兰-普法尔茨州将是否重建的决定权交给科布伦茨市,而科布伦茨接受了当地出版商泰瑟恩夫妇表示的捐资,重建雕塑。新建的雕塑不再使用铜制,而是改用不锈的青铜。1993年9月2日,新雕塑落成。9月2日这一天在德意志帝国时期是“色当日”,以纪念1870年9月2日普鲁士军队在普法战争中于法国城市色当附近的决胜一战,迫使法国皇帝拿破仑三世投降被俘。德意志之角从它建造威廉一世骑马雕塑的那天起,吸引了大量的游客。2002年起它作为莱茵河中上游河谷的一部分,入选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世界遗产名录。威廉一世骑马雕塑所在的陆地,适合于各种大型露天活动,经常举办音乐会、露天节日、莱茵河上的烟花表演,自2005年起也是每年莱茵河中游马拉松赛的终点。德国2006年世界杯足球赛期间,在德意志之角上竖立起一面大型投影墙,转播所有比赛。
科布伦次和大多数德国城市一样,老城也有一座中心广场。老城广场在世井生活中始终扮演着重要角色。商贩在这里叫卖、传教士在这里布道、青年在此比武。而教堂、喷泉、消防站和市政厅也必不可少。然而与众不同的是,市政厅的穿廊后面立着一尊青铜小塑像。他象征着莱茵地区居民的生活幽默。实际上他是个小喷泉,说不好什么时候便会喷水,行人路过一不小心就会中招。每个科布伦茨人都被称为快乐的申格尔。”科布伦茨老城并不大,手拿地图,两腿便可丈量老城的角角落落。无论是最古老的圣.卡斯特大教堂,还是洋葱顶的圣玛利亚教堂,或是稍远点的前政府大楼和选帝侯宫殿,都不会落下。即便是高耸在河对岸山崖上的埃伦布莱特施泰因要塞,也可以从火车站、游船码头或德意志之角方便地乘专线汽车到达。埃伦布莱特施泰因要塞是欧洲目前规模最大、保存最完好的要塞之一,里外双层战壕和围墙令要塞固若金汤。讲解员恩格尔克先生说道:“埃伦布莱特施泰因要塞始建于1816年,普鲁士国王弗里德里希.威廉三世用它来防范法国的进攻。要塞成功地起到了威慑作用,因此历史上从未爆发过战斗。可以说,我们现在正站在首都柏林的城墙前。像两千年前的罗马人一样,将城墙修得这么远是为了将敌人远远挡在家门外。” 摩泽尔河畔的好去处科布伦茨市郊的酒乡居尔斯。摩泽尔河流域的葡萄酿酒始于公元370年。12世纪时,人们开始在山坡上建造阶梯状葡萄园,用页岩修建的梯田护墙既可以保存热量,又可以防止水土流失。
(以上文字简介摘录百度百科名片和纳美旅游(
http://www.aotrip.net/itinerar/2012042347441.html) )

科布伦次全景 科布伦次的德国之角
科布伦次的德国之角 科布伦次
科布伦次的德国之角 科布伦次
科布伦次的德国之角 科布伦次的德国之角
科布伦次的德国之角 科布伦次的德国之角
科布伦次-德国之角,莫色河(Mosel)和莱茵河的交会口 科布伦次德国之角上的雕塑像
科布伦次的大城堡 科布伦次的大城堡
科布伦次的大城堡内景 科布伦次的圣诞节市场
科布伦次哥勒斯广场的喷泉池雕塑 科布伦次宫殿的空中视图
科布伦次宫殿建筑. 科布伦次宫殿前的纪念碑
科布伦次宫殿夜景 科布伦次花园.
科布伦次莱茵河大桥 科布伦次莱茵河大桥桥头
科布伦次莱茵-莫塞大楼 科布伦次莫尔扬饭店.
在科布伦次莱茵河晨景(大雾中) 在科布伦次莫塞尔河畔观日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