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产CAT软件,如雅信CATS、文媫WinMAT和雪人CAT等均在出售软件的同时,为用户同时提供一定数量,基本够用的词库资源。其中雅信CATS按照翻译语种、功能将产品分为个人版、专业版和网络版。雅信系统带有包括石油、化工和医学等74个专业词库,总词汇量达到600多万条。同时附赠日常用语、口语、外贸用语、法律英汉对照句库共10万多句。 文媫WinMAT分为四种版本,也为用户提供包括数学物理,船舶、地质地理等专业39部词典,另外还包括简明词典和WinMAT系统辞海,后者有600万条常用词汇。另外还包括法律、工程、自动化和招投标等方面的句库。雪人CAT软件系统自带数十个专业,近千万条词汇的词典,雪人免费版也提供约30万词汇.笔者非常欣赏这种合符中国国情的简单做法。购买软件后可以立即使用。国产软件的研发者将用户真正当“上帝”,让这种软件的最大用户群体-翻译直接受益。不需要再花时间去建通用的词库和句库。 某些国外CAT软件(如Trados)具有非常优秀的建库软件和功能齐全的其它CAT组件,其性能完美,从翻译记忆、项目管理、字数和重复率统计...等等功能应有尽有。其中有不少先进设计构思和组件值得国产CAT软件开发者借鉴。只是有一点笔者认为不妥,即出售软件的同时,系统本身既不带术语库,也没有句库。它可以详细介绍建立术语库和句库的方法,但却不提供本来属于CAT软件有义务提供的数据库资源。用户购买软件后既无词,也无句供参考。本地术语库需自已创建,TM句库需用户在翻译过程中去日积月累。让用户自已创建术语库的做法是不可取的,因为若让购买软件的人都去重复同样的或类似的建库工作是人力资源最大的浪费。本地句库仅靠慢慢积累,估计要许多年后才能初步满足工作需要。如果不能或不想自已建库,唯一出路是采用有关CAT公司服务器的远程术语库或句库。条件是只能供拥有网络连接和访问权的人使用。每次使用都需先登录、输入用户名和密码,使用手续繁琐。用户的这种访问远程服务器术语库或句库的权利必须由CAT公司管理员定义。用户要取得远程术语库或句库的访问权,除了购软件的天价费用外,用户还必须每年向该公司支付高额的软件技术服务费,因为这是该公司的盈利来源。 原本属于CAT公司对用户理应承担义务的简单事情变得复杂起来了。有人告诉笔者,这是市场经济发展的必然。我终于开始悟出点道理来,觉得前面谈到的这几家国产CAT软件公司有点太“傻”和太“笨”。“傻”得到了不会保护自已的“技术精华”,并且自已断了“盈利来源”;“笨”得直到今天还未学会“市场经济”。要“上帝”有何用?把用户当“上帝”不如当“摇钱树”实惠。 不过据说某某行业协会的某些负责人却特别“聪明”,“破例”出面推销其产品。遗憾的是“推销词”太简单,没有详细的产品性能介绍,只美其名曰“与其牵手推广正版”。推广正版并没有错。问题是国产CAT软件也需要推广,为何没牵手?似乎让人觉得行业权威认为国外的一切东西都比国内的好。 对用户提问“为何没有提供翻译记忆库(句库)的回答更是“精妙”,不提供句库的原因是:“积累的翻译记忆库就是公司的商业机密”。这样的解释太武断,没有说服力。 翻译记忆库并不都是商业机密,如果一定要这样找歪理,国产CAT公司不仅“傻”,也不只是“笨”,是否还应再加一条“泄漏机密”的罪名。 就算有机密,去掉机密部分不就得了。不能因为某次吃东西不小心,中了毒,就再也不吃东西了。退一步说,就算这句错话也是对的。那么,不提供术语库是否也认为术语库就是公司机密?笔者认为,说要收费,公司还要靠它盈利,这是真话,回答所谓“机密”却是画蛇添足。 国家机关不准参与公司商业活动,希望权威行业协会也不要参与。因为你们的言行是代表权威在表态,对用户不仅是指导,极有可能产生无意的误导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