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计算机辅助翻译既不同于机器翻译,也不等于翻译记忆 有人说:“国际上计算机辅助翻译概念的提出和相关研究由来已久。第一阶段的研究一直致力于实现机器自动翻译。经历了一定挫折之后,目前世界上对于计算机和翻译关系的研究,重心在于计算机辅助翻译,而且实现辅助翻译的手段,也已经转移到翻译记忆系统的开发和完善等方面...”。笔者认同计算机辅助翻译不同于机器翻译的观点,机器翻译目前的确碰到了许多难以克服的困难,在找到根本解决问题前,机器翻译不可能赶上和超过人工翻译,因机器翻译的译文往往断章取义,东拼西凑,张冠李戴,改头换面、逻辑混乱、不知所云。难怪有的人拿“废物进,废物出”这样的话来形容机器翻译。而现在的所谓计算机辅助翻译,并不是真正的“辅助”翻译,它用“翻译记忆”偷换了“辅助翻译”的真正概念。笔者曾在一篇文章中表达了如下的看法“计算机辅助翻译(CAT)应真正名符其实。计算机辅助翻译记忆(CATM)属于计算机辅助翻译(CAT)的一部分,是较次要的部分,绝非全部。道理很简单,没有严谨的、合格的翻译,何来可重复使用和供别人参考的翻译记忆。优选法中特别强调区分主要功能、次要功能和无用功能。而目前有些CAT软件,过份强调翻译记忆,忽视了软件最大用户群体-译员迫切需求的句库、术语库和其它翻译资料库(笔者将其统称为翻译数据库)的建立,在功能定位方面本末倒置。作为一个从业五十多年,也亲自使用了十多年这种CAT软件的专业翻译,我感到目前这种CAT软件的翻译记忆功能并没有能从根本上改变和减轻译员每天需要大量时间,从事查阅词典的繁重体力劳动。从多方面考察,我认为,目前计算机辅助翻译的设计理念已经错位。 2.目前“计算机辅助翻译”走的是一条类似机器翻译的老路 机器翻译是企图用机器来完全代替人工进行翻译,这条路前途未卜。翻译记忆则是把人当机器来使用,类似把译员当成没脑子,必须由他人操控的机器人。译员在这种“CAT”面前失去了大量的“自由”如:专业术语由别人替你规定好;提交译文中的“预翻译”,又将其他人过去曾翻译过的句子硬性的摆在你的面前,名日供参考,实则加了一把“锁”,要译员别“轻举妄动”。“译文分析”并不是针对译文句子理解为译员提供有价值的分析,却毫无道理地去作什么重复率之类的统计。借此为它在计算翻译稿费时,非法克扣和剥削译员劳动成果寻找理论根据。这种所谓的“CAT”也注定不得善终。因为两者共同的毛病是认为要用一词一义的术语;要通过翻译记忆使用大量的前人翻译过的句子,机器翻译新近又倾向于从网络上搜索数以亿计的例句,代替原来的词法、句法分析这条走不通的道路,来匹配要翻译的句子。实际了也是另一种翻译记忆。故它们实质上是走上了相同的道路。3.目前机器翻译和“计算机辅助翻译” 立足的基础是术语标准化 因为现在的计算机不能区分各种同义词和多义词。不是推广者说的术语不统一,就是翻译质量不好。翻译质量的标准是“信、达、雅”,科技翻译的核心是对原文的正确理解和合符母语规范的表达。不是什么一词只能用一义,同义词或多义词的发展是有它自已的客观必要性,并经过长期使用而形成的。在现代汉语和德语词汇中除极少数专业词汇外,绝大部分的词都有一词多义的现象。这一现象的产生是随着人类社会生产力的发展,其认识世界的能力也不断增强的结果。语言不能总是伴随一种新的事物或现象的出现就产生一个新的词汇,过于繁杂的语言体系只会给人类生活带来困扰,所以当日常语言中缺少表达某一概念的相应词汇时,人们往往会从已有的词汇中借用词汇来进行表达,久而久之流传开来,这一用法就成为该词的一个新的义项,这个词就成为一个多义词。另外同一事物,不同场合有不同的叫法,大家心知肚明,不会产生误解,这便是同义词。语言学家认为词义发展和变化的内因源于语言使用者的认知思维,多义和同义现象就是通过认知手段由一个词的中心意义向其他意义延伸的过程,是人类认知范畴和概念化的结果。词汇的这种演变方式在各种语言中都比较常见。故要想将多义词和同义词改为单义词谈何容易。其工作量的巨大是可想而知的。相当于让所有含有多义词和同义词术语的专业词典作废。要想统一专业术语的唯一办法是制定有关专业术语的国家或行业标准,只有这种标准颁布了正式的而非试行的标准才具有法律效力。我国推行了多年的这种术语标准,光见打雷,未见下雨。在没有正式的具有法律效力的术语标准之前,各行各业,乃至各个工厂企业自行其是搞术语标准都是徒劳无益的。因为事实上只有极个别术语才是一词一义,绝大多数术语具有多义性。有的意义多达几十个。同样一个单词,在不同专业,不同应用场合,可能有不同的叫法和完全不同的含义。不能,也不应该硬性规定只允许一词一义,因为这样作的后果不仅达不到统一术语,提高翻译质量的目的,反而会出现词不达意,牛头对马嘴的错误。 4.目前“计算机辅助翻译”的“重心”或“核心技术”是翻译记忆 号称凡是译过的句子均不必再翻译。笔者认为,根本不是这回事。从技术角度分析,按句子为单元的匹配是最笨的方法,实现这种匹配的机率非常小,比用字符串匹配要求多数百倍的句子。在实践中也发现,大量的已翻译过的句子,因各种原因,而显示不出来。搜索起来也相当麻烦。另外,“翻译无绝版”同样对科技翻译适用。一个句子的表达方式也绝不是一成不变的。同样一句话,有人用言词优美,但随意性很大的意译,也有用言词略显生硬,但却是严谨无误的直译;有人用语法允许的现在时来表示某些现在完成式,而有人却严格按照时态翻译;有人用主动式,而有人又用不能算错的被动式;有用普通的一般的表达方式,而有人却热衷于使用习惯用语或固定词组搭配。这里很难说那种译法对,那种译法错。因为判断一件事物的对与错必须有一个判断依据,即判断标准。就上述情况,根本没有办法,也没有这个必要制定这样的翻译标准。没有严格可行的标准,也就没有道理强求翻译只允许用某种固定的译法。强行采用译者不认同或不完全认同的译法是不讲理的行为。这才是造成翻译质量不高的根本原因。这同时也是机器翻译失败的主要原因。5.小结 生活中有许多东西被摆错位置,放到不该放的地方。这就是人们常说的错位,由物及人,偏僻处英雄真金失色,闹市区狗熊瓦釜生辉。把翻译记忆这一次要的功能摆放到等同于计算机辅助翻译的错误位置,这就是我要表述的目前“CAT”设计理念错位。纠正错位的目的是让“CAT”软件开发商侧重于辅助翻译,即建立和健全翻译数据库和数据库术语的自动和手动搜索功能。从而使计算机辅助翻译冲出只适用于少数专业翻译的禁区。如果这样,没有理由说它不适用于文学领域。CAT翻译与机器翻译的最大区别,应该是把翻译的主动权真正交给人,把译员真正当人来看待。让翻译自已决定用什么,不用什么。真正让翻译记忆的句子和由客户或翻译公司提供的术语仅供参考。抛弃不合理、不合法的“重复率计算”,从而使译员获得其应得的劳动报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