计算机辅助翻译与机器翻译理念不同,它核心抅建原理是以人为主,以机为辅。“辅助”的槪念是全方位的,辅助什么,如何辅助,应以人为本。这里的“人”就是译员,即应根据翻译工作过程的实际情况来有的放矢地确定具体辅助的内容以及方式方法,轻重缓急。CAT软件设计的前提条件应该是: 1、软件的应用范围广泛,不局限于应用文体,更不宜只适合于翻译产品说明,商业合同。设计的出发点应是可适用于绝大多数需要笔译的领域,当然也必须包括文学、艺术、时事、政治、经济等在内。 2、应根据译员在翻译工作过程的具体需要确定“辅助”的重点。工作过程包括收集资料、原文分析、原文翻译和译文审校。传统工作模式这四个环节都是依靠译者和审校者独立手工完成的。缺点是费时费力,效率极低。因所有这些工作过程均与资料收集有关。故建立翻译数据库(也称为翻译语料库)理应成为计算机辅助翻译各个环节功能定位的重奌。其重要性绝非翻译记忆所能相比。目前绝大多数的“计算机辅助翻译”软件,以Trados为例,设计理念完全错位。采用所谓“翻译记忆”偷换“辅助翻译”槪念。过分强调翻译记忆的作用,让它取代了辅助翻译的全部内容。笔者反复重申,计算机辅助翻译记忆属于计算机辅助翻译语料库资料收集利用的一部分,即将译后的资料回收到语料库,以备重复使用。仅此而已。是辅助翻译中极次要的部分。道理很简单。对译者而言,首要问题是解决先翻译出来,译出忠实于原文,合苻母语表达规范的译文,记忆是后一步的事情。没有严谨的、合格的翻译,何来可重复利用和供别人参攷的翻译记忆?现在的“CAT”软件,尽管功能很多,但不分主次,很多属于次要功能和无用功能。就是不给软件最大用户群体一译员提供迫切需要的翻译数据库。Trados在刚呈现给用戸时尽管有句库和词库组件,但却既无词也无句库文件,是空架子。 作为一名从业五十余年,用Trados也有十年的专职翻译,我认为它在功能定位方面本末倒置,采用这样的“CAT”软件在初期并不能从根本上改变和减轻译员每天都需要耗费大量时间从事查阅词典的繁重体力劳动。我认为,其设计理念已经错位。应该将这种弊多利少的理念彻底颠覆,还其应该的发展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