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引言
这里的消歧指
CAT软件在进行翻译前,为了多人翻译或网上协同翻译时术语统一的需要,由翻译公司给各位译者事先提供一份标准术语表,旨在规定各个术语只采用一词一义。即通过某种技术手段让原文中的所有术语(不仅少数专业术语)由多义词、同义词变成适合原文语境和语义要求的,并且是计算机易于识别的单义词。在译者不熟悉专业,未充分理解原文情况下,这几乎是一项难以完成的任务。 多义词在各种语言中都存在。所谓多义词是指具有两个或两个以上互相联系的不同单义的词。多义词的一大特点是,历史越悠久的语言(汉语可算其中之一)多义词分布和义项数量也越多。义项一般随着语言运用增多和发展过程的增长而增加。有的专家解释说,科技术语、专有名词等以单义词居多,其理由是单义词的单一性和明确性正好能体现科技术语文章的科学性、严谨性和准确性的特点和要求。笔者只能部分认同这种看法。与其它文体相比,似乎专业术语中单义词稍多一点。因为单义词在整个词汇中的比例本来就很少,在这个基础上稍多一点,总的来讲还是很少。依然是消歧难点所在。为了对单义词在科技术语中占有多大份额有一个清晰的且可量化的了解,以德语机械专业中的传动装置这一个相当专业化的领域为例,共计36000多词条,两个和两个以上义项的多义词约占30000条,这项具体统计说明 ,在如此狭窄的专业中,多义词占总数的80%以上。很多常用的术语义项多达10多个,少数甚至达到20多个。 科技德语的句子不仅仅是只由少数专业术语组成,一般还使用了很多非专业术语和变化极为复杂的动词、副词、形容词和各种代词,它们的义项也更多。同样存在着结合语境词义的正确选择问题。人工翻译时靠译者的学养、知识、思辩和认知力要在使用中对术语消歧都相当不容易,我国近代大翻译家严复的经验谈:一名之立,旬月踟躇就充分说明了这种消歧的不易。看来目前“CAT"软件用现在走马观花和望文生义的办法,以译前给出标准术语表来统一术语的想法是好的,但根本没有可行性。如果这个问题不能彻底解决,“CAT”的其它优点全属无稽之谈。因为质量得不到保证,没有质量也就没有效益,没有生存的可能。 二、科技术语和一般人文学科术语的词义差别其实并不是太大 可能有人不同意我的观点。所谓科技术语、专有名词等以单义词居多,其理由是单义词的单一性和明确性正好能体现科技术语文章的科学性、严谨性和准确性的特点和要求。的论点其实是因果论的倒置,有这样的要求是一回事,科技术语强行标准化(指单义化)是否必要和有否可能则是另一回事。下面举几个实例,这些例子是从一本很专业的词典中随意摘录下来的。例子说明,正因为科技术语科学性、严谨性和准确性要求,才不可以粗暴地只用一个义项来取代其众多的含义。我的观点是: 1.没有人可以在不熟习专业、不看上下文的情况下,凭主观臆想就能确定某个专业术语的确切含义。在这种情况下,实际上这是目前CAT翻译工作的常态,因此标准术语表是无稽之谈。 2.提供这种不负责任的标准术语表倒不如提供词典原来的多义解释。标准术语表是不存在的,合符语境语义的正确术语应该是译者本人在翻译过程中才能取得,而不是那个上帝,更不可能由计算机自动得出。 Abgriff量出[],测量,截取[],采取;传感器[元件],敏感元件,抽[分接,引出]头,分支(),分接[抽头]*例如电位器、自耦变压器、线圈、变压器上的;电位器 Abhaengigkeit相关(),依赖(性,关系),关联(),从属(关系),相依(),关系(式,曲线),依存,函数[依从.相互]关系,从变量 ; Abhilfe补救(办法,措施),纠正(方法,措施),矫正(方法)。弥补,消除;对策,相应的措施 Abhaspel[拆,展,退]卷机,放线[退绕]*板材、线材、电缆用开卷[拆卷,退卷]机;轧机,薄板轧机/线材轧机/板材加工设备/拉丝机,成缆机中的卷盘 Abkantpresse折板[弯,边]机,折弯[弯边,卷边]压力机,修整[修边,整形]压力机,弯边[折板]压床,切边机,压弯机,压弯成形机,弯板[]*金属板、板材等折弯用;板材折弯用电动折弯机 Ablauf[程,定]序,过[]程,序列,功能流程,运行[执行]过程;排[流,溢]出,出口,排出[]口,出水口,出料口,排出[出料,流出]装置,沟渠;期满,终[停,截]止,到期 Ableger堆积器[],堆垛器[],码垛机;分店[部,公司],分支机构产品(例如已印刷纸张)的堆垛装置; Abloesedrehzahl接通[接入,切入,起动]转速[速度],投入正常运行时转速[速度],开始工作转速(速度],断开[切断,截止,脱扣,断路,转折,转换]转速[速度],基本速度[转速] Abnahme接收[],验收,验收[接收]试验,最终检验;拆卸,除去;下降,降低[],减小[少,弱,低],缩小,衰退[],递减;递纸,幅面递送 *将纸幅面从筛板递送到造纸机中,例如价格降低; Abschaltschwelle停车[停机,关机,关断,断开,断路,脱扣,跳闸,释放]阈值*故障跳闸[停机]/脱扣[跳闸,释放,断开,断路】的阈值 。 三、术语消岐是CAT软件本身无法完成的任务 有人认为人类大脑的思维有三个层次,即:语义层、句法层和语用层。其功能为:语义层:理解无上下文的词汇的意思,比如词典中的词条。句法层:理解词汇在句子中的含义。语用层:理解具体的环境下和上下文中词汇的含义。并宣称,目前计算机基本能够做到语义层的理解。另外,通过语料库以及大型翻译记忆数据库检索,计算机也能承担一定的句法层功能。但是语用层就目前面言,还属于人脑功能的范畴。笔者认为,人类大脑思维的这三个层次,没有任何一项是目前计算机所能完成的工作。就拿语义层来说,一个多义词术语,在无上下文和不清楚语境的情况下,不仅计算机不能确定该术语的那一个义项是所需的解释,就是人脑也无法作出正确的选择。另外语料库和大型翻译数据库,目前计算机辅助翻译(CAT)中还未能获得应用。国外CAT软件,别说语料库和大型翻译数据库,就是最基本的小型术语库都没有,何谈句法层的理解。更不用说语用层了。认识到语言的复杂性和岐义性超越了现阶段的任何数学计算手段,故术语消岐是目前计算机辅助翻译(CAT)本身无法完成的任务。必须依靠人类大脑的思维,即思辩和认知过程才能胜任。有人妄称计算机辅助翻译的译文质量等于或好于人工翻译,这是不顾事实的白日说梦话。事实是好的译文只能由人工翻译获得。 四、语言发展自然客观规律不可违,同义词、多义词和近义词仍会存在和发展 德语词汇中绝大部分都有一词多义的现象。随着社会生产力发展,人类认识世界的能力不断增强。并不是每出现一个新的事物(新概念)就一定会产生一个新词汇,因为词汇越多,语言体系就得越繁杂,只会给人类生活带来困扰。所以当日常语言中缺少表达某一概念的相应词汇时,人们往往先从已有的词汇中借用,久而久之流传开来,习惯成自然,借用的词成为该词的一个新的义项,这个词就成为一个多义词。词义发展和变化的内因源于语言使用者的认知思维,多义现象就是通过人类认知手段(如隐喻)由一个词的中心意义或基本意向其他意义延伸的过程和概念化的结果。这是人类语言发展的必然规律。它不以人们中某些人的好恶为转移。尽管某些人为了满足解决机器翻译和所谓“CAT”不能识别多义词的困难,想方设法不惜违反语言发展客观规律,试图用单义词来取代多义词,肯定不会有效果。多义词仍会随社会进步而继续存在并进一步增加。德语中绝大多数的词都或多或少地存在着多义词,同时还有大量的派生词、复合词、俗语和惯用语。它们的消岐均属于人类大脑的工作。笔者认为,目前的“CAT”还不是名符其实的计算机辅助翻译,翻译前给译者的所谓标准术语表不但对统一术语无益,反而会导致更多的翻译质量问题。试想,如果我们每个从事计算机辅助翻译软件开发之人,都只站在对自己研究课题(例如你是翻译记忆论推崇者)的立场上,对并不像你一样过分强调翻译记忆的另一方,在感情上、立场上进行排斥,这样会不利于问题的解决和CAT的真正健康发展,也会因为染上了太多个人的观念和演绎,被过度解读,变成为穿凿附会的假宣传,甚至说什么“翻译记忆等于计算机辅助翻译”,说什么“它能够帮助翻译者优质、高效、轻松地完成翻译工作”,道什么“与人工翻译相比,质量相同或更好,甚至想当然地断言,翻译效率可提高一倍以上”。要想使被扭曲的事实还原,必须要打破某些群体的观念,必须放弃研究者个人的是非好恶的情感倾向与价值观念。 五、人们应从机器翻译兴起一衰落得到何种启示? 机器翻译是一种由计算机代替人所进行的自动翻译。它的初始时期是1933年,距今人类研发这种翻译技术已82年,70年代之前主要在欧美发展,中国从1956年也开始研究机器翻译。在整个发展过程中,大部分时间只从词典和规则库构成知识源。采用以规则为基础的策略,早期集中在语法型和语义型系统的研究。处理过程包括下列步骤:对源语言的分析和理解,在语言的某一层面进行转换,按目标语言结构规则生成目标语言。语法型研究重点是词法和句法,包括源文分析、由源语言到目标语言的转换机构和目标语言生成机构。源文分析包括词法、语法和语义分析。企图得到源文的某种形式的内部表示。 机器翻译的特点是把句法研究放在首位,用代码化的结构标志表示原语文句的结构,再转换为译语的结构标志,最后构成译语的输出文句。由于遇到了无法克服的巨大困难,不得不停滞下来。仔细分析,不难发现,我们今天碰到了当时机器翻译曾经碰到过的同样的难题。当时术语消歧也是机器翻译应用的最大障碍。对于多义词必须进行专门的处理,因为机器翻译不容许把若干个译文词义一揽子列出来,也要求先将多义词单义化。当时机器翻译处于一种进退两难的境地。要搞下去,必须只采用单义词,否则计算机识别不了多义词。而欲使如此众多的多义词全改为单义词,同时又要这种单义词完全合符语用的具体要求,又是一件非常繁杂和困难重重的工作。由于这一消歧工作作得过于草率,最终导致机器翻译的译文质量极为低劣,错误百出、张冠李戴,惨不忍睹。当然,这并不是机器翻译彻底衰落的全部原因,但它确实是最主要的原因。说明了人的翻译过程的不可模拟性。计算机还不可能代替人脑的工作。笔者认为,目前CAT软件依然走着机器翻译已证实了的错误路线,多义词的单义化在现阶段只能由人来完成,在译前搞术语标准是错误的和得不偿失的方法。 六、科技德语动词中的多义词在改成单义词时将会遇到更大麻烦。笔者在本专题前面曾谈到,被人们视为相对较简单的专业名词术语,它们由多义词改成单义词时已经相当麻烦。相对于专业名词术语而言,真正使用频度更高的是德语动词,其义项更多,将会碰到更大麻烦。下面是从同一本词典随机选取的十个最普通的动词。要想真正作到术语一致,忽略动词是不应该的。就是假定你的名词术语合符标准了,动词术语用错也同样有问题。如若不信,请那位高人自已来试一试。我给出的专业范围是机械制造中的传动装置,条件是不阅读原文(不看上下文)。请直接将下面这十个德语动词从多义词改为单义词。就像目前CAT软件在译前给译者提供的所谓并不标准的“标准术语表”一样。不难想象,你也许可以改成单义词,但选择正确的机率微乎其微,这与是否专家、博士、学者等职称没有关系,也与懂不懂专业没有必然联系。就是既懂专业,又是博士,其结果也相同。因为这是语用层面的问题,光具有人类大脑还不够,必须了解术语具体应用时语言环境。 abreißen断开,中[拉,折,切]断,脱落,完全停下来,撕下[去],裂开,拆除[卸,毁],脱(下).扯下,分离*例如中断过程、关系等,拆除建筑物,拆卸工厂设备、机械 ; abrufen调用[入],数据选择,引入,呼叫,要求,取出[数],提取,读取,召[撤]回,催交订货*例如调用诊断数据,催交总[基本]合同的各次供货 abrunden使…成圆形,倒圆,修整;使…完善[完美,完全],完成[工],使…成(尾数带0的)整数,(上,下)舍入,四舍五入,化整舍零,凑整;(向上,向下)圆弧运行,(向上,向下)圆整,环绕 ; abschalten切[中,遮]断,断开[路,电,接],关(闭,掉),跳闸,释放,停机[车.止,电,运],制动 abwerfen投[扔,抛,卸]下,卸载[掉,料],投掷,摆脱,脱去,抛弃,甩掉;赢利,收益,精炼,提炼,脱(水),甩(角),散发(气味、情绪); abziehen拉(下),脱(去,下,模),拔,抽,吸,引,取(下,出),拔[抽,引,吸,取,排,得,拖,牵,撤]出;不同步,失步;减去,扣除;撤回,转移.拆卸,除去,脱离,离去,开走,剥落,剥去,揭下(例如拔出插接电缆,揭下保护膜); angeben规[指,确,给]定,说[标,注,声]明,标[给,指,列]出,指[表]示,陈述,声称,自称,告诉*例如规定方向,采用图表/图形/规格书说明细节[详情],用尺寸说明参量,用计量单位标出一个量,(在订单中)规定数据、(特殊)要求; binden连[链]接,结[接,联,组,粘,化]合,合并,连接编辑,汇集,承担义务,约束,束缚,装订,凝结,冻结;绑,扎,捆,系,结,束,捆绑,绑扎[紧]。捆扎,捆[绑,系]住,成束.聚束 ; dämpfen阻尼,衰减[耗],抑制,吸收,缓冲,稳定,减震[振,弱,轻,幅,速];消[吸,隔,减]音,消声,声吸收[衰减];缓和,下降,降低,消除[去],压抑[低,住] gehen去,走,步行;动身,出发,前往,离开:去];离[退]职;起[开]动,运行[转];进行[展],进展[行]顺利,进展情况良好,行得通,可行,合适,成功,移动,走向,行进,前进,延伸;销售,行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