俗话说:“有舍才有得”。上帝关上了一扇门,必然会为你打开另一扇窗。你失去了一种东西,必然会在其他地方收获另一个馈赠。舍得放弃是一种境界。一个人如果没有远大的理想和奋斗目标,就容易浑浑噩噩,目光短浅,容易把自己局限在狭小的范围之中,看不到远处的风景。能放弃的时候舍得放弃,实在是一种人生智慧。 人们研发机器翻译搞了80多年,主要精力侧重于在传统语法分析和实用语法,将原文和译文转换过程对应率较高的句型或表达式结构化和模式化,并编辑成若干语法模式指令来操作机译。在词汇选择上不分青红皀白地错误地采用与语用语境脱节的一词一义,故翻译质量极其低劣。大家都知道,机器要完全胜任翻译工作,必须首先让计算机具有与人脑相同的思辩和认知能力。这显然是办不到的事。但就是一直不舍得抛弃这条研究道路,几十年就在这条死胡同中转来转去,四处碰壁,搞得鼻青脸肿,遍体鳞伤。迄今仍有人执迷不悟。不过绝大多数终于明月了,这是一条不归路,已舍得放弃。现改用一种主要包括统计和实例方法的语料库机器翻译法。即一种基于互联网,收集数以亿计的例句来匹配所需要翻译的句子。事实证明,这样一舍很有可能如某些专家所言,会是“柳岸花明又一村”,甚至会“迎来机器翻译真正的繁荣期”。我没有如此乐观,我觉得问题尚多,研究人员任重道远,成功与否,下结论为时还早。 计算机辅助翻译也有类似问题。事实已经表明,翻译记忆的理念是有问题的。弊多利少,得不偿失。它既达不到使译者不重复翻译已翻译过东西的目的,也走向了能提高翻译质量的反面,有了质量问题也难分清是非。它错误地将译文看成简单的一成不变的东西。使用词汇被弄得四不像。是到了舍得放弃的时候了。如果不把翻译记忆当成太了不起的一回事,他不就是将用过的句子废物回收吗?计算机辅助翻译应集中全力走现在机器翻译走的相同的道路,即让它的主要功能变为向译者提供以实例和统计方法的翻译语料库的翻译方法。或者说让这样理念的机译和现在舍弃翻译记忆理念的CAT结合。这样的舍掉小芝蔴,必定会检起大西瓜。试问,这样的CAT还会为打不开市场操心吗?还担心它不能用于文学翻译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