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观吐鲁番交河故城--西北行之四(2)

 

交河故城是世界上最大最古老、保存得最完好的生土建筑城市,也是我国保存两千多年最完整的都市遗迹,唐西域最高军政机构安西都护府最早就设在交河故城。1961年被列为国家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交河故城位于吐鲁番市雅尔乡将格勒买斯村。 古代丝绸之路必经之地。成功列入《世界遗产名录》。交河故城是公元前2世纪至5世纪由车师人开创和建造的,在南北朝和唐朝达到鼎盛,914世纪由于连年战火,交河城逐渐衰落。元末察合台时期,吐鲁番一带连年战火。交河城毁损严重,终于被弃。14世纪蒙古贵族海都等叛军经过多年的残酷战争,先后攻破高昌,交河。同时蒙古统治者还强迫当地居民放弃传统的佛教信仰改信伊斯兰教。精神与物质的双重打击下,交河终于走完了它生命的历程。交河城址位于吐鲁番市以西约13公里的亚尔乡,吐鲁番市西郊10公里牙尔乃孜沟两条河交汇处30米高的黄土台上,长约1650米,两端窄,中间最宽处约300米。这里是古代西域三十六城郭诸国之一的车师前国都城,是该国政治、经济、军事和文化中心。吐鲁番的干旱少雨,使故城保存得非常完整,建筑全部由夯土版筑而成,形制布局则与唐代长安城相仿。城内市井、官署、佛寺、佛塔、街巷,以及作坊、民居、演兵场、藏兵壕、寺院佛龛中的泥菩萨都还可以找到。寺院占地5000平方米,有汲水井一口。佛塔群有佛塔101座。从空中俯视,交河故城像一片大柳叶。9月28日下午我们13旅行团在维吾尔族村民家家访和参观完坎儿井后,乘大巴车到吐鲁番市西郊不远的交河故城游览。已是下午六点钟了,但这里离火焰山近,加上新疆与北京的时差,天黑得晚。吐鲁番盆地地势在海平面以下,太阳高照,故依旧炎热异常。来到交河故城,才发现这是一片没人居住的废墟。交河故城遗址位于新疆,吐鲁番以西10公里,在高耸入云的博格达山雪峰下,亿万年沉积的黄土断崖上。昔日城头的猎猎旌旗、佛寺墙壁上流淌的色彩、居民院落中的袅袅炊烟、街市上居民的欢声笑语,都被岁月的长风一掠而空,留下的惟有一截又一截断墙,森然兀立着,默默对着永恒的时空。 

1993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与中国国家文物局签署了一项交河保护、修缮研究项目。100多位中外考古、历史学家,用他们的小铲、小刷,小心翼翼地一层层剥开了蒙在交河故城上的千年尘埃,交河从重重历史烟云中显出一角。一个个困扰人们的疑案找到了答案,但另一些更为难解的谜又重新锁上交河城头。在交河故城即将永远消逝的时候,人们才猝然发现它的美。然而当走近交河,人们才知道,对这座2500年的故城,知道的是那么少。如果不亲历交河故城,人们难以想像它的模样。它是一座没有城墙的城。它是在大地上直接雕刻出来的城。交河故城不是按兴建城池的常规用一砖一瓦垒起来的,它是在吐鲁番盆地西部的一块沟豁纵横的黄土台地上,由交河的先民们一寸一寸硬掏出来的一座城。

交河台地,面积35万平方米,而它上面的人类建筑面积就达22万平方米。劈开高耸的台地南部崖体,就成了南城门。顺门而入,是宽11米、长340米的中心大街。大街深深嵌入地下6—7米,而临街厚厚的生土层便成了高大的墙。就这样,交河在这块橄榄型的长1700米、宽300米狭长台地上有了纵贯全城的中心大街,有了围绕全城的环城大道,有了密如蛛网又四通八达的幽深小巷。在这些街巷的包抄分割下,交河被划为6大块区。高踞于市中心宽敞的台地上的是宏伟的官署区;东城区是曲径幽深、屋舍密集的居民区;西城是建筑简陋的贫民区和商市、手工作坊;南城是深宅大院、高楼宏宇的官僚居所;城北是寺院区,墓葬区。

考古学家很长时间都无法理解交河故城出现的一个奇异现象:遗址的上部,是距今2500年前古人掏出的洞穴式住房,而越往下,离现代越近,最底层是公元14世纪交河故城废弃时的遗迹。这就是说交河不是向上生长,而是往地下钻;交河的老城盘踞在新城的头顶上。这和人类文化遗存规律正好倒了个个儿。古代文明一般都是呈正向层层累积叠压;老城死了,新城就在老城的遗骸上生长。交河为什么正相反呢?当考察完整个交河故城后,学者们才恍然大悟:交河是交河的先民们集体雕刻出来的一件规模宏伟的作品。在公元前5世纪至公元14世纪的将近2000年的岁月里,几大人种的一个又一个民族、一群又一群的人,依照他们自己的文明样式和对“城”的理解不停地掏挖,不停地雕琢,最后打磨成交河完整的格局。

最先来到交河的居民,在崖体上开出第一块平整的空地,这便是院落。然后在院墙上掏出半地穴式的洞,这就是家。一个民族退出交河,另一个民族又潮涌而来,在原来的居址上再向下掏挖,又建成更大更完备更适合人类居住的屋舍。再后来又有了安顿他们精神的家————寺院、佛塔,有了商市、手工作坊,有了贫与富的对峙,有了因为美而产生的一切色彩以及形而上的东西。交河故城就这样向大地深处延展着,以致有了这样的奇观:一所民居竟绵延千年,生息繁衍了不同民族、文明、人种。《汉书西域传》载:“车师前国,王治交河城,河水分流绕城下,故号交河。”这两条绕城并相交在一起的河,将交河台地下切成深达30多米的沟壑。30米陡直的崖壁是天然的城墙,宽达100多米的河谷是天然的护城河。因此交河是一座不需要城墙的城。高崖上挺立的是大地上最宏伟的人类雕塑。

吐鲁番盆地素有“火洲”之称,是全国最热的地方。考古学家证实,距今1—2万年前,吐鲁番也是一个气候湿热,很适合人类居住的地方。交河故城台地周围在2万年前遍布人类足迹,充满勃勃生机。在交河沟西沟北台地,考古学家发现大量距今2万年的旧石器晚期石器。远在距今3000多年前,吐鲁番盆地游牧着一支头戴尖顶帽、身穿皮大氅、脚穿连裤皮靴的神秘人种。他们就是新疆原始民族之一,史学界称其为“塞人”。经过其头骨的测量证实他们是欧洲白种人。交河车师国的开创者,就是这些塞人。大约在公元前5世纪,生活在交河台地上的塞人开始掏土为穴,进入了定居的城邦文明。经过1600年的使用营建,交河完成了由城堡向城市的过渡,交河一度成为吐鲁番盆地的政治军事中心。

交河故城具有一座城市应具有的一切东西:大街小巷、精致的城市设计布局、寺院、民居、市场、官署、佛塔、墓葬、城门、便道……  据统计,交河故城现保存较好的房屋遗址1339间,窑洞106孔,烧制陶器的窑址5处。全城街道现存3869米,有4座城门,9条便道。城中有52座寺庙遗址,316口古井,两座商市,13个民坊。而兴盛时的交河故城要比这大得多,由于洪水的冲刷,许多建筑都崩下崖体。交河最为繁荣兴盛当属公元6—7世纪,目前城中大部分遗存属这个时期所建。在交河城外,还发现有车师大型贵族墓葬、数千座南北朝至隋唐古墓群、数百座悬在崖体上的崖墓、沟西雅尔湖石窟群、盐山大型石窟群等。

交河城中一些建筑当属绝代精品。进入东城密集的民居区,就仿佛进入一片断墙的森林,那宽仅2米深达7米的幽深街巷里,抬头只见一线天。小巷两边是又高又厚的墙,墙内几十户人家组成一个单元————坊,包括公共水井、共有佛寺、私家水井。坊内屋舍鳞次栉比,庭院交错。残存的墙体依然能分清主室、偏室、地下室、厨房、家庭佛坛。所有的民居都是向下掏挖,并将挖出的土用板筑法加高墙体,筑成二至三层楼房。交河城中央总面积5192平方米的大佛寺,是我国最大、最早、保存最完整的珍品。考古学者考证,佛寺大殿的中心塔柱,当年的高度在10米以上,围绕塔柱的回廊壁上,绘满了流光溢彩的壁画,塔柱之上塑造着神态各异的佛像。大堂内香火袅袅,善男信女虔诚。日本学者不相信公元6世纪的人们能建造如此宏伟的大殿。他们认为这541·2平方米的殿堂是没有屋顶的,因为古人解决不了屋顶大跨度的力学问题。后来在主殿前的水井里,掏挖出几十麻袋青砖、筒瓦和滴漏,证明佛寺不仅有顶,而且有一个巍峨壮观的顶,只是那顶的样式永远都无法再现了。

交河故城因其当丝绸之路要冲,接受了1600年西来东往文明之风的熏染,打上了古老的东方文明、印度文明、希腊文明的烙印,变成了诸种因素的混血的城,充满勃勃生命力的城。交河城中的佛寺,多采用中心塔柱形。这种形制是中原佛教遗址中所没有的,这和古印度佛教文化一脉相承。车师人墓葬中的铜镜,是古希腊带柄式的,交河城讲究居中、对称,以及坊的建制,又分明是盛唐长安城的模样。而交河的屋顶,则是诸种文明交融的集中反映。

交河故城其功用更多的偏重于军事,而非政治与生活。交河故城所经历的战火,多得已经无法统计。可以说,交河建于战争的需要,终亦毁于战争。交河位于吐鲁番盆地火焰山与盐山之间的一个豁口上,据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之险。天山阿拉沟、白杨沟等处的铁骑,只要一突破这一隘口,便可直达盆地各处,并穿过盆地深入北庭等重镇。丝绸之路通往焉耆盆地的“银山道”,前往乌鲁木齐的“白水涧道”,北抵北庭都护府的“金岭道”等,都要经过交河故城。交河在丝绸之路上的位置太重要了。因此便成了“地上多骷髅”的战场。交河城是一个大城堡,城中的又以坊为单位形成一个个小城堡。攻破交河城不易,进入交河城、攻破小城堡也难

走进交河城,一股森然之气逼面而来,大街小巷都是又厚又高的墙,没有临街的窗门。行至街巷狭窄处时,那些墙似乎陡然长高许多,人就置于墙的夹缝中。古代入侵者一旦入城,这些小城堡便各自为战,激烈的巷战就此展开。滚木石箭簇从高达7米或10米的墙头倾泻下来,令敌人无处躲避。这些城中小城堡的门,都设在最幽深的巷道内,禁止行人随意出入,启闭坊门以击鼓为号。车师成为匈奴和汉王朝的必争之地。车师这个人口不足万的小国,在强大的汉、匈奴面前像一棵柔弱的小草,当汉军斩将破城,他便降汉,汉军万里之征,终不能久留,汉军一走,他立马投向匈奴。在漫长的1600年岁月里,交河几乎每二三年就要有一战,每十来年就要有一场大战。交河故城应是这民族大融合、文化大交汇的最好见证。现在看来,交河故城是地球上最完美的废墟。

如今看来却不过一片废墟……远远看去,荒凉的大地上,一大片黄土建筑的残骸,苍凉和神秘之感扑面而来。断壁残垣,黄沙漫天,西风凛冽。这座古城的传奇之处,是整座城市并不是向上盖房,而是在一个黄土高台地上向下挖掘,挖出街道,挖出房屋建筑,挖出整座古城。然而,在那个遥远的、纷乱的年代,战乱频发,繁荣无法长久。公元14世纪,无情的战火终于将这里毁灭。幸运的是,得益于吐鲁番常年少雨、日照充足的自然条件,这座失落的王国完整的保存了下来,是世界上最大最古老、保存最完好的生土建筑城市,如今依稀可以见得庙宇、塔群、民居、作坊、官署等建筑。站在高台眺望,繁荣似乎还在眼前,沧桑已过数千年。

唐代诗人李颀《古从军行》中曾谈到交河城:“白日登山望烽火,黄昏饮马傍交河。行人刁斗风沙暗,公主琵琶幽怨多。野营万里无城郭,雨雪纷纷连大漠。胡雁哀鸣夜夜飞,胡儿眼泪双双落。闻道玉门犹被遮,应将性命逐轻车。年年战骨埋荒外,空见葡萄入汉家。”译文:“白天士卒们登山观察报警的烽火;黄昏为了饮马他们又靠近了交河。行人在风沙昏暗中听到刁斗凄厉;或听到乌孙公主琵琶声幽怨更多。野营万里广漠荒凉得看不见城郭;大雪霏霏迷漫了辽阔无边的沙漠。胡地的大雁哀鸣着夜夜惊飞不停;胡人的士兵痛哭着个个泪流滂沱。听说玉门关的交通还被关闭阻断;大家只得豁出命追随将军去拼搏。年年征战不知多少尸骨埋于荒野;徒然见到的是西域葡萄移植汉家。”本诗借汉皇开边,讽玄宗用兵。记叙从军之苦,充满非战思想。万千尸骨埋于荒野,仅换得葡萄归种中原,显然得不偿失。足见君王之草菅人命。

交河城象一个层层设防的大堡垒,人行墙外,像处在深沟之中,无法窥知城垣内情况,而在墙内,则可居高临下,控制内外动向,城中布防,也是极为严密的。交河故城的布局大体分为三部份,一条长约350米,宽约10米的南北大道,把居住区分为东、西两大部分。大道的北端有一座规模宏大的寺院,并以它为中心构成北部寺院区。城北上还建有一组壮观的塔群,可能是安葬历代高僧的的塔林。东南方,有一座宏伟的地下宅院,顶上有11米见方的天井,天井东面南道,设有四重门栅,天井地面,有一条宽3米,高2米的地道,长60米,与南北大道相通。据考察推测,可能是安西都护府的住所,后为天山县的官署衙门。西部有许多手工作坊。大道两侧是高厚的土垣,垣后是被纵横交错的短巷分割的“坊”,临街不开门。“坊”内有居住遗址和纺织、酿酒、制鞋等手工作坊。东侧有军营、余为民居。交河城仅有东门和南门两座城门。由于城建在30米高的悬崖上,不用筑城垣,城门亦非正式建筑。南门,是古代运送军需粮草、大军出入的主要通道。南门地势险要,有“一人守隘,万夫莫向”的山崖,东门,巍然屹立在30米高的峭壁上,主要是为城内居民汲引河水的门户。

14世纪蒙古贵族海都等叛军经过多年的残酷战争,先后攻破高昌,交河。同时蒙古统治者还强迫当地居民放弃传统的佛教信仰改信伊斯兰教。精神与物质的双重打击下,交河终于走完了它生命的历程。古城遗址保存相当完好,古城南北长1600余米,东西最宽处约300米,分为寺院,民居,官署等部分。古城总面积47万平方米,现存建筑遗迹36万平方米。城内建筑物大部分是唐代修建的,建筑布局独具特色。该城保留着宋代以前我国中原城市的建筑特点

交河故城的奇特之处,在于它不是按照一般城池那样用砖瓦土石垒起来的,而是在一块沟壑纵横的黄土台地上,由交河先民们一寸一寸向地下挖出来的。由于是从生土层往下掏挖,与一般遗址越往下年代越早不同,交河城是越往下年代越晚。在将近两千年的时间里,一个民族退出交河,另一个民族又潮涌而来,在原来的房址再向下挖,就这样不停地掏挖雕琢,硬生生地把交河城打造成一个巨大的沙盘雕塑。其建筑工艺之独特,不仅国内仅此一家,国外也非常罕见。

让人奇怪的是-主干道两侧的房屋基本上看不到门窗,只有大门,且都开在蜿蜒的街巷上,这都是为战争而设计的。没有窗户,免得敌人放箭或火攻;门在街巷,这样敌人即使攻进城,也很难入户,利于防守和巷战。寺院、官署、城门、民舍的墙体基本为生土墙,特别是街巷,狭长而幽深,像蜿蜒曲折的战壕。人行墙外,像处在深沟之中,墙外人无法窥知城垣内情况,而墙内人可居高临下,控制内外动向。一般的行人,即使飞檐走壁,也无法攀上房顶,但屋顶的人想防御已经进入街区的敌人则十分简单,只需街道两边同时撂下长长的横木,任本事再大,也无处可逃。东南方,有一座宏伟的地下宅院,顶上有11米见方的天井,天井东面南道,设有四重门栅,天井地面,有一条宽3米,高2米的地道,长60米,与南北大道相通。据考察推测可能是安西都护府的住所。

在城址中普遍采用适用于这里自然条件的建筑术,即在土崖地面上挖去墙与台基以外的生土,使之形成墙与台基。城中建筑物多用生土墙支撑屋顶。多层建筑物则在相对的墙面上对称地挖出椽孔,用木椽承接楼板。有的下层是生土墙或券顶窑洞,上层以版筑泥垛起来的墙壁支撑木构顶架。屋顶多用泥土覆盖,极少用瓦葺顶。这种建筑技术在新疆地区颇为流行。
**交河故城的城址建在雅尔乃孜沟中间的土崖上,土崖高距现代水面约30米。沟水在土崖北端分流,在南端合流,故汉代称此地为“交河”。城址东西最宽处约 300米。在城的东侧和南端各保留一处伸延到崖下的路口,应是古城原来的出入通道。东侧通道路口两侧崖壁高约5米以上,两侧崖壁上凿有对称的安装门额的方孔,门外是循崖上下的坡道。崖上建筑群外侧没有城墙围绕,只在较低的西南崖边有一段断续的土墙。建筑群中央有一条南北长约350米、宽约10米的大街。

大街北端是城里最高大的寺院,大街南端和东侧各有巷口通往城外。大街两侧是高而厚的土墙,没有向街的门户。由大街分支出的纵横小巷将建筑群分割为若干区,只在小巷两侧才有院落的门户。中央大街以西以北是寺院集中的区域。各个寺院的建筑大都左右对称,中央的殿堂里都有坛座或龛柱。中央大街以东的区域,院落既不方正,房间也很狭窄,各院落的建筑物更少对称的布局,推测可能是居民区。

西部有许多手工作坊。大道两侧是高厚的土垣,垣后是被纵横交错的短巷分割的""坊"",临街不开门。""坊""内有居住遗址和纺织、酿酒、制鞋等手工作坊。东侧有军营、余为民居。交河城仅有东门和南门两座城门。由于城建在30米高的悬崖上,不用筑城垣,城门亦非正式建筑。南门,是古代运送军需粮草、大军出入的主要通道。
交河故城在历经数千年的风雨沧桑之后,这座城市建筑布局的主体结构依然奇迹般的保存下来。这些都得益于吐鲁番得天独厚的干燥少雨气候。交河故城的规模,大体为唐代的建筑,建筑物主要集中在台地东南部约1000米的范围内。古城四央临崖,在东、西、南侧的悬崖峭壁上劈崖而建三座城门。
交河故城的建筑布局主要由明显可见的三个部分组成:贯穿南北的一条中心大道把居住区分为东、西两部分,大道北端是一座规模宏大的寺院,以它为中心构成了北部的寺院区,这一区的建筑面积约为9万平方米。建筑多是长方形院落,院落门向着所临街巷。从每所院落的平面布置来看当为寺院,尢其是主室里都有一个方土柱,应是神坛或塔柱。
\ \ \
大道东区南部为大型民居区,建筑面积约为78000平方米,北部为小型居民区,中部为官署区;大道西区除大部分为民居外,还分布有许多手工作坊。城中大道两旁皆是高厚的街墙,临街不设门窗。大体南北、东西向垂直交叉、纵横相连的街巷把36万平方米的建筑群分为若干小区,颇似中国内地古代城市的坊、曲。这种建筑布局足以说明,交河故城在唐代曾经进行过一次有规划的重修改建,而唐代以前旧城痕迹则早已面目全非了。
\

\

\
从城市布局来看,他一方面受到了中原传统城市建筑规制的影响,又独具地方特征。以街巷为骨架的交通网络、城门及其它建筑,在营建时,无不把军事防御作为其建筑时的指导思想,整修古城就是一个巨大的军事堡垒,反映出了历史上这一地区激烈的民族和社会矛盾。
交河故城风光:另外令人难以置信的是,建筑形式除了没有城墙外,还有一个明显的特征,即整座城市的大部分建筑物不论大小基本上是用""减地留墙""的方法,从高耸的台地表面向下挖出来的。寺院、官署、城门、民舍的墙体基本为生土墙,特别是街巷,狭长而幽深,像蜿蜒曲折的战壕。可以说,这座城市是一个庞大的古代雕塑,其建筑工艺之独特,不仅国内仅此一家,国外也罕见其例,体现出古代劳动者的聪敏才智和巨大的创造力。最后一张照片是在交河故城景区内分出了一个小景区——交河古村。 古村更像是一个博物馆,这张照片就是这个古村中的一间房子,它还原了交河地区原始的生活和生存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