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小禾木村访问图瓦族村民--西北行之六(10)
 

 
10月1日上午,导游忽悠我们在去布尔津县城的中途绕道去参观小禾木村。因为这不是旅游合同预定的项目,来回的多出的路费得游客自已支付(100元/人)。 小禾木村是我多希望去参观的地方啊。全旅行团的人除两人因病未去外,其余的人都去了。未去的两人被导游安排在叉路口的蒙古包前下车休息。车继续在山道上向深山开去。沿途是一片片的高大挺拔的白桦和混交在一起的西伯利亚区系的落叶松、红松、云杉、冷杉等珍贵树种,林木茂密,郁郁葱葱。金黄中带绿,绿中带红和白。大地色彩斑斓,再加上蓝天白云,令人心旷神怡。
车在山中转来转去,倒也别有一番情趣。大约半个小时后,我们在山腰路边的一个观景台停下来摄影,后来又到了另外两个观景台,同样下车拍照。论风景绝对没有话可说,但说心里话和喀纳斯景区也差不多。我询问导游,禾木村还要走多久,导游说,我们今天不是到真正的禾木村,而是景色有点类似的所谓小禾木村。原始白桦林和禾木村相同,小木屋不如禾木村多,但也有十来家。住的同样是图瓦人。
我们向图瓦人的小木屋走去。这个小村落只住了十来家人。处于一个小山谷中,周围山青秀丽,环境优美。我们知道中国图瓦人是一支古老的民族,以游牧、狩猎为生。近四百年来,定居喀纳斯地区,他们勇敢强悍,善骑术、善滑雪、能歌善舞,现基本保持着比较原始的生活方式。我们眼前的这个小村,同样也由白云、森林、木屋、炊烟,牛羊、草原、构成了一幅幅绝美的画面!美得没法说,只有静静地欣赏!原木垒起的木屋散布村中,炊烟袅袅、奶酒飘香。古朴的小村景致,充满神秘色彩。图瓦人的房屋皆用原木筑砌而成,下为方体,上为尖顶结构,游牧时仍在蒙古包。这些小木屋已成为图瓦人的标志,小木屋基本有大半截埋在土里,以抵挡这里将近半年的大雪封山期的严寒,特别的原始古朴,并带有游牧民族的传统特征。房顶一般用木板钉成人字型雨棚,房体用直径三四十公分的单层原木堆成,既保暖又防潮。

关于图瓦人的历史,一直存在着不同的说法。有人说他们是成吉思汗西征时遗留下来的士兵繁衍的后代。他们至今保存着1918年民国政府颁发的“乌梁海左翼左旗札萨克”银印。图瓦人多穿蒙古长袍、长靴;居住的木屋用松木垒砌,有尖尖的斜顶。他们以奶制品、牛羊肉和面食为主要饮食,常喝奶茶和奶酒。在一年一度的“敖包节”中,图瓦人举行赛马、射箭、摔跤等竞技活动。他们信奉萨满教和喇嘛教,每年都举行祭山、祭天、祭湖、祭树、祭火、祭敖包等宗教祭祀仪式。 图瓦共和国 图瓦人事实上是蒙古乌良哈部落的人,后泛指林中百姓。匈奴时代已有一些丁零人在此生活(匈奴人也统治这里),图瓦人先世是铁勒人的都波(生活在东萨彦岭),与他们最接近的还有科里亚克族与楚科奇人等的古亚洲人,在突厥汗国时代被征服,逐渐突厥化,成为木马突厥之一;另外二支是弥列哥(蔑儿乞)、饿支。后被吉尔吉斯人统治。到蒙古汗国时代又被蒙古化(1207年与瓦剌部长忽都合别乞投降蒙古)。中国境内的图瓦人被官方登记为蒙古族(他们并不代表图瓦人的主体成份,图瓦人的主体在俄罗斯联邦)。元朝有一秃马部(打死博尔忽那部落),是林木中百姓,可能也是图瓦人前身。他们先是元代臣民,在明代他们是阿勒坦汗臣民。他们生活在萨彦岭至阿尔泰山。

中国图瓦人保持着比较原始的生活方式。原木垒起的木屋、散布村中、小桥流水图瓦人 炊烟袅袅、奶酒飘香。古朴的小村景致,象喀纳斯湖一样充满神秘色彩。新疆布尔津县,阿尔泰山深处的喀纳斯湖区,生活着大约两千名图瓦人。图瓦人即是晚清《新疆图志》所记载的“乌梁海”人,世代以放牧、狩猎为生,居深山密林,沿袭传统的生活方式。有学者认为,他们是成吉思汗西征时遗留的士兵的后裔;也有人认为,图瓦人的祖先是五百年前从西伯利亚迁徙而来,与现今俄罗斯图瓦共和国的图瓦人属同一民族。随着位于村子西北面的著名风景区喀纳斯湖的旅游开发,人们开始慢慢接触到这个酒乡,当地人叫这个地方为禾木喀纳斯,并自称为图瓦人。居住在我国新疆的图瓦人大约有两千五百人左右,主要分布在哈巴河县的白哈巴村、布尔津县的禾木村和喀纳斯村。

图瓦人非常好客,很欢迎我们的到来,一位老大妈请我们到家中喝奶茶,吃自制的点心。她只会极简单的几句汉语,但这并不妨碍相互间的交流。她家中内有地毯,墙和天花板都由木板装饰,家用电器也不少。男人们出去放牧去了,白天只有她在家作一些小农活。

喀纳斯图瓦人的房屋为小木屋,游牧时仍在蒙古包。狩猎为生,善射箭、骑马、滑雪,勤劳朴素、勇敢强悍。房屋用原木交叉打隼,并在两根原木之间夹上一层藓苔草,原木相互压紧堆砌而成。由于两根原木之间夹得藓苔草,能够起到密封原木缝隙的作用,保温防风。

喀纳斯图瓦人保存着自己独特的生活习惯和语言,图瓦语属于阿尔泰语系突厥语族,与哈萨克语相近,因此喀纳斯图瓦人均会讲哈萨克语。图瓦人学校基本是普及蒙古语。图瓦人视羊为上天之赐,从不将羊皮从大门里拿出去。有人来买,也是从栅栏上递出。这样,就好像羊仍在家里一样。

到了一对青年男女结婚的时候,双方的家长都要早早地备一张羊皮。迎亲的那天,男方到了女方家,女方便拿出一张羊皮,让男方来迎亲的人争抢。众人各抓羊皮的一角,奋力往自己的怀里扯。羊皮的韧性好,所以众人只是放心地扯,不担心羊皮会被扯破。慢慢地,便有人因力气不支或意志不够执着,手腕一酸就脱了手。只要手一离开羊皮,就不能再去抢了。抢羊皮只图过程,显示男子汉的风度,同时也是为了点缀婚庆的气氛,抢得羊皮者,并不将羊皮拿回家,而是献给在场的长者。将新娘迎回男方后,男方也要拿出一张羊皮让女方送亲的人抢。同样,得羊皮的人也要将羊皮送给长者。要是选择在冬天结婚,抢羊皮便有好看的一幕,两个人扯着羊皮抢来抢去,有时候会摔倒在雪地里,雪把两个人弄得面目全非,但谁也不会松手。最后,两个人变成了雪人,手中的皮子变成了白色,围观的人发出的笑声一浪高过—浪,但他们就是不松手。到了最后,两个人拚的就是狠劲,其中的一个人猛用一劲,皮子就到手了。围观的人对胜利者报以热烈的掌声。他既赢了对方,又得到了人们的赞赏,他是双重胜利者。待婚礼散去,总有两位长者腋夹羊皮,兴高采烈地回家去。村子里的人对长者都很尊重,看着长者们拿着羊皮回家,人们的心情都得到了一致的喻慰。

图瓦人音乐离不开一种叫楚尔的乐器。外形有点像笛子一样,上面有三个孔,由一种名为楚尔,也叫“楚吾尔”,是蒙古族的传统乐器,也是汉朝时期在西域流行的“胡笳十八拍”乐器中的一种,吹出的声音深沉舒缓、悠扬婉转,美妙而又神奇。它采用“芒达勒西”的苇科植物茎秆掏空钻孔后调制成。楚尔的三孔能够吹出五个声、六个音,很是特别。
它的吹奏方式更加少有,是开口吹的,靠舌尖来控制进入楚尔的气量,同时吹奏出两个声部——喉咙的振颤发出和声,舌尖的控制吹出优美的旋律,非常奇妙。“楚吾尔”是民间遗存乐器的其中之一,是中国器乐的活化石。它三孔能够吹出五个声、六个音,这是中国音乐的骄傲。叶尔德西的音乐是有功能性的,也就是说他的音乐不是吹给别人听的,而是他和自然之间交流的一个手段。

图瓦人唱歌还有一种叫“呼麦”的“喉音”艺术。演唱者运用特殊的声音技巧,一人同时唱出两个声部,形成罕见的多声部形态。演唱者运用闭气技巧,使气息猛烈冲击声带,发出粗壮的气泡音,形成低音声部。在此基础上,巧妙调节口腔共鸣,强化和集中泛音,唱出透明清亮、带有金属声的高音声部,获得无比美妙的声音效果。

其实,俄罗斯的当红男歌手天才般的歌手,被誉为海豚王子vitas也是这种唱法的一个类型。为什么这样说,因为呼麦、海豚音所表现出来的那种金属板的罕见高音,同属泛音,并不是真正声带发出来的声音,不同的是:呼麦采用低音激发泛音;海豚音采用假嗓激发泛音,让你真假难辨而已。最后我们还访问了图瓦人放牧时用的蒙古包,并在蒙古包内和包外摄影留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