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古城安纳西

 

安纳西(Annecy)又译作安娜西,为法国东南部古城,位于罗纳-阿尔卑斯(Rhone Alpes)大区的上萨瓦省(Haute-Savoie),日内瓦(Geneva)以南35千米。安纳西地区有十三个自治市,是其管辖的三个行政区的首府。安纳西位于日内瓦与尚贝里(Chambery)之间,10-19世纪深受这两个城镇的影响。安纳西一开始是日内瓦地区的首府,后来被转让给日内瓦伯爵
Counts of Geneva)1401年,安纳西又被合并到萨瓦王室,萨瓦国王把安纳西作为GeneviosFancignyBeaufortain的首府。随着加尔文教派(Calvinism)的发展,安纳西成为
了反宗教改革运动(
Counter-Reformation)的中心,日内瓦主教也迁移到了安纳西。
法国大革命
(French Revolution )期间,安纳西同萨瓦区一起被法国占领。1815年波旁王朝复辟(Bourbon Restoration)之后,安纳西被还给撒丁王国(Kingdom of Sardinia)。法国于1860年吞并萨瓦地区,安纳西也成为了上萨瓦省的首府。出生于1567年的圣弗朗斯瓦德萨拉主教(Francis of Sales)于1602-1622年任安纳西的主教,其在位期间进一步提升了安纳西的宗教性与权威性,使安纳西成为“萨瓦的罗马”。安纳西是1949年第二轮关税及贸易总协定(General Agreement on Tariffs and TradeGATT)谈判的举办地。安纳溪小镇。创立于1960年的安纳西国际动画节电影节(the Annecy International Animated Film Festival)是目前世界上规模最大、水准最高的国际动画节,享有“动画奥斯卡”的美誉。安纳西地区有萨瓦理工大学(Polytech'Savoie),萨瓦大学(Université de Savoie-Chambéry-Annecy)。

安纳西湖(Lake Annecy)位于阿尔卑斯山脚下,被誉为全欧洲最纯净的湖泊。湖水来自阿尔卑斯的高山雪水和雨水,绵延15公里,如翡翠般碧蓝耀眼。在安纳西湖畔漫步骑车,或是在湖中游泳划船,眺望远处连绵起伏的阿尔卑斯山脉,无疑是人生一大快事。法国启蒙思想家卢梭曾经在安纳西度过了他一生中“最美好的12年”。安纳西湖的水来自阿尔卑斯山的冰雪,被认为是全欧最干净的湖。即使在冬天,安纳西的山也是青的,水也是绿的,景观自然,生活悠闲。 下图所示是安纳西的爱情桥。据说法国思想家卢梭在《忏悔录》中描写了他安纳西度过的人生中最美好的青年时光,他在这里邂逅并爱上了美丽的华伦夫人,而这座爱情桥据说就是他们约会的地方。如今来到安纳西的情侣们无不前来追忆.据说有情人走过爱情桥便可以一生相伴。天气好的时候经常可以看见一对对情侣亲吻在桥上,这山这水这有着美丽故事的铁桥无不让人陶醉!这里也是安纳西市民们最喜欢的散步之地。这座爱情古桥仿佛时间静止,一直将幸福见证下去。
在湛蓝的天空的怀抱中,一群可爱的鸟儿快活地飞翔,它们唱着和平的歌谣,告诉我们“和谐相处”的道理,它就是我最喜爱的动物——鸽子。只见湖面上有几百只雪白的鸽子,有的在悠闲地散步,有的在吃食,还有的在空中盘旋,那张开的两只翅膀真像一把打开的羽扇,给人带来阵阵凉风。鸽子的身子胖乎乎的。有的是雪白色的,全身像是穿上了一件洁白的婚纱;有的是墨绿色的,脖子上有一圈金黄色的绒毛;有的是一块白一块黑,头上还戴着一顶“小灰帽”。成群的鸽子在湖边路上啄食,频频地点着头,咕咕咕呼唤着,文静地挪动着脚步,它们不怕人,只是人们走近的时候,好像给人让路一样,哄的一声飞起,打一个旋,又唰的一声在远远的前面落下。我走进鸽子群中。这时,一只雪白的鸽子扑哧扑哧地飞到了我的肩上,我有点儿害怕,可还没等这只飞走,另一只又飞上了我的右肩。两只鸽子在我肩上东瞧瞧,西望望,发现我的手上没有食物,便扑扑翅膀飞走了。
无边的湖泊上蒙着着一层薄薄的云雾,给湖泊平添了一股神秘的色彩。忽然,一阵风吹了过来,湖泊又呈现了另一种景象,泛起的微波辉映着太阳,波光闪闪,就像一条条由珍珠形成的绸带。烟波浩淼的湖泊, 雄伟壮丽的冰川, 潺潺流动的泉水。阿尔卑斯山的景色十分迷人。在现时严冬季节,山脚下依然充满绿意,瀑流轻快;绿荫围绕着湖泊,莺飞燕舞;山谷中针叶林和一些耐寒树木装扮着群山,彩林满目;雪线以上的山峦,终年覆盖着白雪,冰瀑如玉。被誉为童话世界人间仙境
安纳西湖两岸青山,山高林密,绿树成荫。山峰上云雾缭绕,山径蜿蜒曲折,犹如一条彩带从云间飘落下来。河流一段,潭水、瀑布、湖泊三位一体。潭水清莹澄澈,瀑声潺潺,湖泊波光粼粼。山水相间,形成一条江作青罗带,山如碧玉簪的神奇画廊。
一对雪白的天鹅,像两朵硕大的白莲似的浮在水面上。天鹅有着一身美丽而雪白的羽毛,高傲的很。天鹅瞄着湖泽,优优雅雅地舒展公主似的身影,感到不寻常的惬意。天鹅时而挺脖昂首,神气如同将军;时而曲颈低头,闲雅胜似仙子。
安纳西湖的湖面上,当天鹅伸展着宽阔的双翼,引翅拍水行进时,犹如一叶叶的扁舟,一张张的风帆。宽阔的湖面上,成群洁白的天鹅,在悠闲地游荡,像朵朵白絮在随风漂流。
此时展现在我们面前的是绿色的山峦,飞过恬静的安纳西湖,葱茏的树林,鸟语花香的世界。阿尔卑斯山的山脚下,可见到星罗棋布的湖泊。法国小镇旁的安纳西湖如同一缸浓浓的绿酒。似青铜古镜,像透明的蓝色玻璃,可以清楚地看到成群的鱼在湖中游来游去。有的地方又像一块葫芦型蓝宝石或七彩画盘,每盘映出蓝的天、白的云、红的花、绿的树。阳光在安纳西湖上出现天上人间仙境,何愁神仙不来。
下面这条运河穿过安纳西古城,它使安纳西变成了法国的威尼斯。这条运河使古城得到了长足的发展。
安纳西湖地处法属阿尔卑斯山的山脚下。遥望雪山峰峦莫测、山谷又多为深谷藏幽 悬崖峭壁 别有洞天。
天空佈满云彩,气势磅礴、 鹰击长空、 波澜壮阔。安纳西湖又是微风荡漾和 银光闪烁。遥望彼岸只见水碧石净。别墅楼群 ,坐落两岸。 深藏密林, 濒临湖畔绿荫环绕, 碧水缱绻。
夏天有不少人前来安纳西湖游泳。但见碧水浩瀚、 青山巍峨、 云雾飘渺轻舟掠过湖湾深幽。并可看见远处阿尔卑斯山终年不化的雪山。
安纳西湖中有许多漂亮的旅游船,也有不少私人的游艇。极目远眺,水面碧波荡漾,在阳光的照耀下波光粼粼,如同闪烁的繁星坠入湖底。此时展现在我们面前的是绿色的山峦,飞过恬静的湖泊,葱茏的树林,鸟语花香的世界。
极目远眺,水面碧波荡漾,在阳光的照耀下波光粼粼,如同闪烁的繁星坠入湖底。
安纳西湖水平如镜,倒映着天空的白云、岸边的树林、以及空气因为它,而变得湿润。
成千上万只鸽子,有的在路边休息,有的在空中相互嘻戏,围绕着给它们吃食的老人和小孩,上下翻飞。使我们游客在此时忘却了旅途的劳累,从而感到了一种惬意的凉爽。
这时,人们看到了倒映在湖泊中的鹰。它在天空中盘旋,使海鸥产生一种错觉:鹰在水中。当有微风吹皱湖水时,那白色变成虚幻的一团,仿佛绿水中漫散着白色。等风去水静,那模糊的白色,又变成了一只轮廓清晰的鹰。
我们来到了安纳西湖畔的欧洲花园。我发现叫花园是名不符实。其实这里只有一片来自世界各地的高大的树林。据说都是名贵的树种。因为此时是早晨的安纳西湖畔,树林里,自然也少不了一层水雾笼罩着。薄薄的雾气在树林的空隙里慢慢地串行,初升的太阳把大树的枝头照得金黄金黄。
这里是树的海洋,这里是鸟的天堂。这里枝连着枝,叶叠着叶。因系公园,这里有道路,游人不断。但却是孩子们的乐园。这里人们环保意识强烈,草地上干干净净。
四面八方都是树木,看的我眼花缭乱,有的像秋千,有的橡一把把利剑,从天而降,落到泥土里,长成了一株大树。还有的树我就不说了,奇形怪状的,看不出像什么东西。走累了,在欧洲花园的长凳上坐下来休息合影。
沿着安纳西湖畔小路来到运河旁的大道,一边走一边聊天,不时回头向来时的路望去,只见路旁布满了高大的塔松,这密密的塔松像撑开的巨伞,重重叠叠的枝丫间,漏下了斑斑点点细碎的日影。目光转向运河那边,看到无数高大的法国梧桐,尽管叶子已经落光,其枝丫相互交错,非常好看。再观安纳西湖远处的群山被云雾所笼罩,使人感觉神秘莫测。
千万别看现在这些梧桐树光秃秃可怜的样子,只在夏天一到,阳光变得越发刺眼,梧桐树也长得越来越高大。树叶越长越繁密,渐渐把阳光都遮住了。那巴掌似的叶子见我们开心的笑脸,也“露出”了欣慰的笑容。梧桐树不仅姿态美,颜色美,还有许多作用呢!烈日当头,躲在梧桐树荫下却感觉不到一点炎热,只有阵阵凉气环绕在你的周围;雨天,茂密的树叶挡住了绵绵细雨,为措手不及的行人遮风挡雨。
若是到了金色的秋天,梧桐树的叶子像金色的蝴蝶在翩翩起舞。翠绿的叶子换了金色的衣裳,一片一片飘落下来。它使地上铺满了“金叶子”,踏上去软绵绵的,舒服极了。
在拿破伦雕塑像前留影。拿破伦,1769815日-182155日),即拿破仑一世,出生于科西嘉岛,十九世纪法国伟大的军事家、政治家,法兰西第一帝国的缔造者。历任法兰西第一共和国第一执政(1799年-1804年),法兰西第一帝国皇帝(1804年-1815年)。拿破伦于1804116日加冕称帝,把共和国变成帝国。在位期间称“法国人的皇帝”,也是历史上自查理三世后第二位享有此名号的法国皇帝。对内他多次镇压反动势力的叛乱,颁布了《拿破伦法典》,完善了世界法律体系,奠定了西方资本主义国家的社会秩序。对外他率军五破英、普、奥、俄等国组成的反法联盟,打赢五十余场大型战役,沉重地打击了欧洲各国的封建制度,捍卫了法国大革命的成果。他在法国执政期间多次对外扩张,发动了拿破伦战争,成为了意大利国王、莱茵邦联的保护者、瑞士联邦的仲裁者、法兰西帝国殖民领主(包含各法国殖民地、荷兰殖民地、西班牙殖民地等)。在最辉煌时期,欧洲除英国外,其余各国均向拿破伦臣服或结盟。形成了庞大的拿破伦帝国体系,创造了一系列军政奇迹与短暂的辉煌成就。拿破伦于1814年退位,随后被流放至厄尔巴岛。1815年建立百日王朝后再度战败于滑铁卢后被流放。182155日,拿破伦病逝于圣赫勒拿岛。1840年,他的灵柩被迎回法国巴黎,隆重安葬在法国塞纳河畔的巴黎荣军院(巴黎伤残老年军人院)。
碰巧,一队法国警察今天正好在拿破伦雕塑像前举行庆祝活动。列队向拿破伦将军雕塑像献花、敬礼,唱歌。完毕后列队回营。
小宝是我们旅游团年仅三岁的最小的团员,她感到好玩,随即作了几个搞怪的动作。
到安纳西要先去老城。从西部山区来的休河流经整个老城,并在市政厅前注入安纳西湖。老城主要的街道都在休河的两侧,许多楼房建造于1217世纪,而且保存完好。古老的石板路仍是中世纪的模样,大部分都开辟为步行街。沿河的小街上都是露天咖啡馆、纪念品商店、旅店和餐馆,而楼房的拱廊前和过河的桥头上种满了鲜花。休河中央岛上的锥形宫殿“岛宫”和老城主要小街圣克莱尔路尽头高坡上的安纳西堡,都是安纳西标志性的古代建筑,它们与城区的小街、流水、鲜花和游客构成了安纳西老城浓烈的旅游景观。
著名景点:中皇岛(Palais de l'Isle)也成为“老监狱”(Old Prison)是小城运河中的一座岛,形状像一艘船、停在河边。这是一座石造建筑,又叫利勒宫,这是安纳西城中最具代表性的古迹。三角船形的皇宫坐落在河中小岛上,她始建于12世纪。是欧洲上镜率最高的建筑之一。安纳西是美丽的,它依山傍水,背靠阿尔卑斯山,南面安纳西湖。阿尔卑斯山融雪形成的湖泊、穿城而过的运河、青黛色的远山,以及近处的绿树繁花,构成了一幅世外桃源般的美景。安纳西也是令人回味的,因为18世纪的法国伟大启蒙思想家让•雅克•卢梭曾在这里度过了他一生中最幸福、最浪漫的一段时光。安纳西城堡历史上曾是日内瓦伯爵所在地,12-16世纪为萨瓦王室所有,是安纳西音乐学院的历史与艺术中心。
老城区保存着原来的样子,街道很狭窄,几乎全为步行街。偶尔也见到路边停有几部车子。但没有见到汽车行走。有许多小商店。店门口看到一些老人坐在凳子上聊天、喝咖啡。其中一位老者,正在闭目养神,老翁身边躺卧的看家的黄狗,远处的小桥流水,鳞次栉比的白墙灰瓦的河房……。来到法国安纳西古镇,放眼望去,仿佛又回到了从前。你瞧,那用石板铺的路,用石板铺的桥,用石板砌成的柱子。假如再让游人穿上古时的服装,简直是分不出是现代还是过去。
安纳西是阿尔卑斯山脚下的一座古老的小城。一走进老城区,便感觉到了一种古香古色的气息。在冬日阳光的照射下,整个古城披上了蝉翼般的金纱,大地蒙上了神秘的色彩。这里的人生活得十分悠闲自在,什么事都是慢慢吞吞的。安纳西有优越的地理环境,是天然的度假胜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