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彼得堡伊撒基耶夫大教堂

 

伊撒基耶夫大教堂,坐落在俄罗斯圣彼得堡市区(又译圣埃萨大教堂),与梵蒂冈的圣彼得大教堂、伦敦的圣保罗大教堂和佛罗伦萨的花之圣母大教堂并称为世界四大圆顶教堂。伊撒基耶夫大教堂于1818 年破土动工,由蒙弗朗担任大教堂的设计师。建设伊始,他一共设计了24 种方案,沙皇亚历山大一世选定了其中一种。但因他只是一名绘图员,缺乏足够的实践经验,后来成立了一个专门委员会对蒙弗朗的施工方案进行了修改,才使这座教堂得以落成。

1858年,伊撒基耶夫大教堂竣工,前后共有44万民工干了整整40年。教堂竣工后,它的设计者蒙弗朗也与世长辞了。大教堂高约102 米,圆顶直径为22.15 米。用橡木制成的3扇巨门,每扇门面积为42平方米,重达20吨。整座建筑物重30万吨,里面可容纳1.4万人。教堂的施工经历了奠基、立柱、砌墙、封顶等过程。这座建筑的地基深达10米。教堂四周各竖有16根粗大的花岗岩石柱,成双排托起雕花山墙。每根石柱重114 吨,是从30 公里外的芬兰湾运来的。立柱时采用的是“绞关法”,128 名壮汉同时推动绞盘,将114 吨重的石柱竖起来。教堂内有一张图形象地再现了当时立柱的壮观场面。柱子竖完后砌墙,接着再竖上层的细石柱子,这些细石柱是用42 种进口大理石制成。柱子全部竖好后,最后覆上圆顶。大教堂的内外部装修更为考究,光黄金就用去400 公斤,仅穹形外部镀金就耗费100 公斤。教堂自落成以来没有重新镀金,至今仍然流光溢彩。

教堂内有许多镀金的、青铜的和大理石雕塑,有多幅色彩斑斓的镶嵌画和宗教画,还有用乌拉尔宝石和名贵孔雀石、天青石制作的艺术品作为装饰。教堂内有铁梯可以直达顶部大平台,在平台的各个方位极目远眺,列宁格勒全城的景物一览无余。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伊萨基辅大教堂受到严重损坏,20 年后才修复完毕,但留下教堂大门外的大理石柱子上的几处弹痕没有修补。在一根柱子旁挂着一块铜牌,上写:“这是在1941-1944 年,德国法西斯发射的148478发炮弹中其中一发留下的罪证。”大教堂造型雄伟壮观,如今仍被视为俄罗斯晚期古典主义建筑的精华。

在以石头为主要材料的大兴土木时期,许多木制小教堂被推翻,代之而起的是宏伟壮观的石头大教堂。其中被视为“国家教堂”的伊撒基耶夫大教堂堪称石头城里最耀眼的一颗明珠。它位于涅瓦河左岸,从冬宫广场穿过林荫密布的亚历山大花园便是伊撒基耶夫大教堂广场。如果站在涅瓦河右岸圣彼得堡大学门前,对岸伊撒基耶夫大教堂巨大的金圆顶赫然屹立在正前方。这座教堂的前身是1710年由彼得一世奠基的同名木制小教堂。1768,自诩为彼得一世政策继承人的叶卡捷林娜二世,下令在正在雕筑的彼得一世塑像(既青铜骑士)的南面建造同名大教堂,由A.里纳尔迪设计。但因资金和设计问题工程时断时续,直到女皇去世的1796年,工程才进行了一半。与母皇积怨极深的保罗一世,刚一登基便强令将用于大教堂外立面的大理石挪用到自己的米哈伊洛夫城堡,而改用砖石建造大教堂,致使彼得堡市中心这座主要建筑出现了极不协调的变化。一个叫阿基莫夫的海军军官为此写了一首打油诗讽刺沙皇,并很快流传开来。但不久这位四行诗的作者便被逮捕,并严遭酷刑被割掉了舌头发配到西伯利亚。

1818年,已停工多时的伊撒基耶夫大教堂终于因法国人奥古斯特·德·蒙费兰的全新设计而重新开工。设计方案得到了沙皇亚历山大一世的首肯,并经俄国建筑师组成的专门委员会多次修正。工程历时整整40年,于1858530日彼得一世诞辰186周年之际,举行了隆重的祝圣仪式。伊萨基辅大教堂的建筑周期如此之久,超过了彼得堡任何一座教堂。仅为中央圆顶和钟楼圆顶以及十字架镀金就花费了整整8年时间!当时俄国最优秀的艺术家均参与了大教堂的装饰工程。建筑师蒙费兰将自己的大半生献给了这个庞大的工程,教堂落成仅一个月他便去世,享年72岁。据说,当时大教堂内有一组圣人雕像表现的是对拜占庭圣徒伊萨基·达尔马茨基的出现颔首表示欢迎,其中也有一尊蒙费兰手捧大教堂模型的雕像。为教堂祝圣那天,亚历山大二世的一个亲信让沙皇注意看雕像群,所有的圣徒都微微低首欢迎伊萨基,惟有建筑师傲慢地没有低头。沙皇只字未言,但从蒙费兰身边走过时,既没同他握手,也没说一句感谢之言。蒙费兰黯然神伤,回到家便一病不起,一个月后抑郁而终。他生前希望自己死后能葬在大教堂的穹隆下,这是欧洲自古以来的传统,然而沙皇认为这种荣誉委实过高。于是建筑师的灵柩只绕行教堂一周,然后被葬于涅瓦大街的天主教堂。不久,其遗孀将丈夫的遗体运回法国。

教堂在总体结构和装饰细节上反映了19世纪俄国建筑晚期古典主义的特征,同时兼具文艺复兴和巴罗克艺术的印记,这一点特别表现在建筑外部采用了大量雕塑装饰。东西南北四个门廊上方的三角楣饰、建筑顶端的圣徒和天使雕像,以及巨大门扇上的浮雕,表现的是福音全书故事情节。整个教堂共饰有350个(组)雕像和浮雕,均为雕塑家伊万·维塔利等人的作品,它们和谐地融入整体建筑结构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