琥珀宫(叶卡捷林娜宫

 

如果说彼得宫是彼得大帝的意志体现,那么皇村则主要反映了叶卡捷林娜二世的理想和品味。1717年在彼得堡以南约30公里的 “萨丽”庄园,为彼得一世的妻子、皇后叶卡捷林娜·阿列克谢耶夫娜而建的消夏别墅破土动工。七年后,共有16间正房的两层豪宅及周围花园竣工启用。为了强调皇家新领地的意义,不久这里便被称为皇村。1741年,彼得大帝之女伊丽莎白·彼得罗夫娜登上皇位后,授权彼得堡最优秀的建筑师对这座略显简朴的庄园进行扩建。

在持续的大规模工程中,不仅新建了宫殿,扩展了花园,还建起第一批园中建筑。但真正使皇宫放射出奇光异彩的当属天才建筑师B.拉斯特雷利。这位16岁时随雕塑家父亲移居彼得堡的意大利人,此前因设计了斯莫尔尼大修道院、冬宫、彼得宫等建筑杰作而声名远扬。
掌握了丰富艺术经验的拉斯特雷利几年之内(17521756)就将其前任的设计改头换面,并使之焕然一新。改造后的宫殿长达306米,超过了俄罗斯巴洛克时期的所有建筑。
天蓝色的外表耀眼夺目,洋溢着喜庆气氛,造型丰富的雕塑和凹凸有致的结构使数百米长的建筑丝毫不显得单调呆板。皇宫教堂那五个圆葱头式尖顶在碧空下金光灿灿,几乎从园内任何地方都远远望得见。拉斯特雷利的艺术天才使他在装饰宫殿内部时更是大显身手,他创作的一个个富丽堂皇的厅室成为巴洛克风格的经典之作。

在叶卡捷林娜宫前留影

在叶卡捷林娜宫前留影

在叶卡捷林娜宫前合影

叶卡捷林娜宫花园

宫中陈列有叶卡捷林娜二世沙皇塑像和服饰 以及金壁辉煌的室内装饰,家俱、餐厅、会客室、大会议室、舞厅、壁画...还有大量的奇珍异宝。

和叶卡捷林娜二世沙皇画像合影

叶卡捷林娜宫内的许多门装饰非常华丽,辉煌灿烂,金光耀眼,塑像栩栩如生
我们终于随着参观的人流进入了叶卡捷林娜宫的镇宫之宝--琥珀屋。这间屋并不大,但安保严格,游客必须依次进入和走出,不得过久逗留,也不允许拍照。后来终于明白了其前因后果。它是俄罗斯国家最大的珍宝。价值连城。琥珀屋本身就是个传奇。它是1716年由普鲁士国王威廉一世送给俄罗斯彼得大帝的礼物,墙面镶嵌有6吨多的琥珀和名贵珠宝,闪耀着从柠檬黄到金红色,人类可以想象的黄色系中一切的色彩,辉煌得令人窒息。“二战”期间,这座宝屋被纳粹劫掠窃取。直到圣彼得堡300年(2003年)纪念的时候,才由俄国巧匠重新复原出了当时的面貌。这一复原工程历时25年,耗资1100万美元。目前在叶卡捷林娜宫展出的 仅仅是复制品。故事是这样的:琥珀屋原来是德国人的,1709年,当时的普鲁士国王腓特烈一世为了效仿法国皇帝路易十四的奢华生活,命令普鲁士最有名的建 筑师兴建“琥珀屋”,建成后光彩夺目、富丽堂皇。1709年,俄国彼得大帝打败常胜将军瑞典国王查理十二,为普鲁士除了一个大敌,腓特烈一世为了得到俄国的保护,忍痛割爱,把这稀世之宝―――琥珀屋送给 了彼得大帝。1717年琥珀屋被运到彼得堡。彼得大帝死后,他的女儿伊丽莎白女皇于1755年把琥珀屋从彼得堡运到沙皇村查斯科耶西洛,改装成一个豪华的宴会 厅。十月革命后,沙皇村更名为普希金城,辟为游览区,对外开放。叶卡特林娜皇宫中的琥珀屋成为最吸引游客的地方。
“琥珀屋”是德国普鲁士第一位国王腓特烈一世在哥尼斯堡的城堡里的书房,建于1711年,5年后,作为礼物送给了彼得大帝,成为与俄罗斯结为盟友的信物。后来它被移建到皇家人所住的圣彼得堡郊外的沙皇村。“琥珀屋”的装饰总面积达1800平方英尺,由一些精心加工的壁板构成,装饰用的琥珀总重量达6吨,但是琥珀却是世界上最轻的珠宝。传说琥珀是美人鱼的眼泪,珍贵异常,每一颗都要历时千万年才能形成。“琥珀屋”的壁板以精湛的意大利珠宝镶嵌工艺饰以钻石、祖母绿和红宝石。这样一件旷世奇宝被人们称为世界第八奇迹,人们认为它具有魔力,波罗的海地区的人们都相信琥珀具有神奇的康复治疗功能,琥珀被当时的人们称为“北方的黄金”和“阳光石”。1941年,苏德战争爆发, 德国人将叶卡特林娜皇宫里的珍宝文物抢劫一空,琥珀屋也未能幸免,被德国人抢走。德国人把琥珀屋运到东普 鲁士的歌尼斯艺术博物馆保存起来。由于这件稀世珍宝太精美了,因而许多人都想占为己有,纳粹将领戈林、宾特洛浦就曾插手其中。1945年,德国法西斯投降 ,苏军占领了哥尼斯堡与柏林,但苏联人却未在德国找到琥珀屋。
为二战时当德军围困列宁格勒时,尽管苏方想用墙纸掩盖“琥珀屋”的真面目,但还是被纳粹士兵发现了,他们将琥珀屋拆卸,不久便用火车运回哥尼斯堡, 也就是后来成为苏联领土的加里宁格勒,“琥珀屋”曾在哥尼斯堡博物馆的展厅里展出。1945年哥尼斯堡准备投降前夕,德国人又一次将“琥珀屋”拆卸装箱, 准备用船运回柏林。二战后,苏联与东德还专门成立了导找琥珀屋的特别委员会,但迄今为止,近半个多世纪的搜 寻竟毫无所获从世人眼中失去了 踪影。近些年来,越来越多的人相信,27箱被拆整为零的“琥珀屋”,可能正沉在奥地利的一个湖底。从此以后就销声匿迹,不知所踪。在以后的50年里,寻找失踪的嵌满珠宝的“琥珀屋”壁板的行动使得“琥珀屋”成为战后最大的一个谜,苏联克格勃、东德秘密警察以及其他人的寻找一直都没有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