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频弯管机弯管的经验

江河水译

1.前言

本文简介一台新式感应加热中频弯管机的工作原理,并和一般常规弯管方法进行比较。在对这种采用中频弯管方法制造的弯头进行一般的强度性能试验时作者仔细研究了两种钢材弯头受拉区域材料组织损伤的情况。作者通过特殊试验说明了产生这种组织松弛损伤的原因,指出这是材料组织松弛脆化的一种形式。这两种钢材在正常温度范围弯管时,只要变形速度降到一定值和变形量超过一定值,由于材料变形性能减小,将会产生一种晶间裂纹。钢材中含铝量的影响看来不大。作者指出对目前各种铁素体钢材而言,避免产生这种组织损伤的有效办法是限制材料在一定的弯曲温度下进行弯管(小于750°C).。本文最后强调说明,由于弯管工艺的这种修改,可使弯头得到可靠的机械性能和工艺性能,弯头部分可以不进行热处理,有一部分要进行热处理,但也仅为简单的退火和回火。在部分奥氏体(即在A1和A3点之间)的范围和接着在A1点下热处理对大多数进行试验的钢材的强度性能,尤其是韧性均有良好的影响。

2.弯管方法
2.1 一般常规的弯管方法
目前常用的大直径的弯管方法是在平板上进行弯管。首先在管子内部填满砂来避免在弯管时产生绉纹,填砂后再将工件放进一个加热炉内加热到弯曲温度(多数在A3点以上)。
由于在工件加热时,管内的砂有蓄热作用,欲加热一根大直径的钢管往往需要延续好几个小时。将工件直接地推进煤气加热炉加热时,特别是对那些铝镇静的细晶粒结构钢材,这种加热方法很难精确掌握加热温度。
这样加热后的工件在平板上进行弯管时大多数还需要弯管模和滑车组,由于在弯管时局部用水冷却,造成弯头的周向和纵向产生不同的材料性能,故必须对这种弯头施行调质处理。
2.2 感应加热中频弯管
长期以来,人们就一直在寻求一种机械化的大直径管子弯曲方法。德国、捷克和日本对这种电磁感应局部加热的弯管方法曾进行过大量的试验研究工作。在德国刚提出这个研究课题时,由捷克发明的这种方法通过一家荷兰公司达到了生产成熟的阶段并向全世界广泛推广。
德国的第一台中频弯管机于1971年问世。可以加工133-700毫米外径和6-70毫米壁厚的弯头。
关于感应加热原理和这种感应加热中频弯管机的工作方法在其它地方已有文章作了详细的介绍(1)本文对此只想非常简单地谈谈这种机器的主要特点。
图1是弯管机原理的示意图。管子在一个摆动臂上液压夹牢,靠一机械送进设备使管子通过一水冷的感应圈。在感应圈处很窄的范围对管子施行局部加热,管子在摆动臂的夹持下绕一回转点运动,从而使其弯曲成圆弧形的弯头。这种感应加热环形区域很窄,在此区域前后的管子均具有一定的刚性,从而为获得圆形截面而不变扁的弯头创造了良好的前提。所以要对感应圈后面的管子马上进行冷却。冷却方法可以用压缩空气,水或一种空气-水混合物,具体用什么冷却方法视弯头的管子直径和材料而定。
弯管时管子的送进速度可在5-100毫米/分内调节。根据管子壁厚、材料和管壁的温度分布来选择合适的送进速度。
靠摆动臂夹具的移动调节到所希望达到的弯曲半径。原来采用一种全幅射高温计来检查弯管时的温度。由于在用水冷却时产生水蒸汽的干扰而没法使用,现在改用一种红外线温度辐射测量仪,这种测量设备有最大值存储器和温度自动记录器,故可以用来测量和记录感应圈处的管子表面温度。
作者为了掌握弯头壁厚的温度分布和管子送进速度的关系,还进行了一些特殊的温度测量工作。选用了带热电偶的各种壁厚的校准钢管,在这种校准钢管的整个管壁中每隔几毫米装一只热电偶,以测量各个管壁深度位置的温度。将装有这种热电偶的校准管通过感应圈进行加热,但不进行弯曲。由热电偶测出的数据便可绘制出各种壁厚、送进速度和弯曲温度时管壁用等温线标志的温度截面分布状态(图2和3)。
感应加热中频弯管和一般常用的在弯曲平板上的弯管方法比较主要有以下的优点:
a)弯管原理简单,弯管过程的劳动生产率受管子加热的影响较小。
b)弯头质量高,基本克服了管子不圆度和壁厚减薄现象。
c)整个弯头的加热非常稳定,管壁的温度分布固定和具有再现性。
d)正因为这种具有再现性的温度状态才可能对合金钢管施行简单的热处理,如回火和退火。并能避免产生剧烈的氧化皮。

  1. a
    s

    e

     


3.对感应加热中频弯管弯头的研究
还在这台中频弯管机交付使用前,荷兰鹿特丹的一家管导公司在德国斯图加德大学材料试验研究室、莱茵威斯特发里亚技术监督协会和锅炉厂代表的配合下对一台同型号的弯管机作了预试验。
第一次试验表明,尽管这种弯管机的弯管方法比较先进,但若缺乏起码的冶金方面的知识,也会使试验遭到失败。这次试验用了和12%的铬钼钒钢类似的材料X20CrMo121,加热到1000°C水冷进行弯管。试验结果如图4所示,失败了,没有弯成,反而产生了断裂。后来改为空气冷却便弯出了合符要求的弯头。
这台机床在安装好后又扩大了对弯头的试验顶目,主要试验结果下文还有介绍。表2和3中括弧的数字表示偶尔可能不可靠的数据。由主管这顶工作的技术监督协会将这部分数据也填上,旨在能对这种弯管方法作一鉴定。
对迄今德国所有锅炉制造运用的钢管材料以及耐高压氢气的17CrMoV钢和奥氏体铬镍钢的钢管材料均进行了试验。
首先检查弯头的几何形状。测量不圆度和弯头受拉和受压区域的壁厚变化(表1)
在直的管子表面上划上如图5所示的线格子,格子为20x20毫米正方形。这种线格子在弯管时被拉长或压缩,借以测量弯头的变形性能。测量表明17MnMoV钢弯头(弯曲半径为2.7倍钢管外径,外径369毫米,壁厚为37毫米。)管子拉伸区域的最大延伸量约为25%±2%)。
3.1 机械性能的研究
研究弯头的机械性能时,应尽可能对各个弯头区域(如受拉,中性和受压区域)分开来加以研究。多将一个试验弯头分割为许多段,在未加热和各种不同的热处理状态下进行试验。对个别壁厚较大的弯头还可以按外壁的一半和内壁的一半来研究其性能。
这台弯管机装好后最初弯制的一批管子是在钢材的热加工温度范围即A3点以上,如对10CrMo910钢既可用950°C,也可用1050°C,选用空气和水进行冷却。
表2和表3载出了10CrMo910钢材14.2和21.5毫米两种壁厚弯头在室温下的屈服极限,抗拉强度,断裂伸长,断面收缩和DVM冲击韧性数据。除开始试验的管子由于没有经过热处理,材料呈过硬和不均匀的原始状态部分外,可以认为通过回火和调质这两种热处理后,在所有三个变形区域过高的强度和屈服极限数据,过低的延伸率再次接近相同。令人不解的是弯头中性区域和受压区域在热处理时DVM冲击韧性将得到明显的改善,但受拉区域的冲击韧性在弯管状态就比另外两个区域为低,但这个数据通过热处理后不能或仅仅只有很不明显的回升(图6)
弯头受拉区域的这种特殊的状态在后文关于磨片金相显微试验中可以得到说明。

g
f

3.2 磨片试样的研究
在观察仅为轻度蚀刻的弯头受拉区域的试样磨片时可以发现晶界组织松弛现象。一般只能沿弯头受压区域纵向取的试样的磨片上才能看到这种现象,即要求磨片表面由经过受拉区域的半径和变形方向的试样制出,放大倍率要足够(一般应调节到200倍以上)。
组织松弛损伤只在垂直于弯曲方向的晶界部分产生(图7)。它的平均长度为10-20微米,最大长度为30微米。在各种壁厚弯头的整个壁厚内均可多少发现一些这样的组织松弛损伤现象。

q
w

到目前为止,作者还仅仅在10CrMo910(经常碰到)和15NiCuMoNb5(只碰到过一次)这两种材料的钢管,并且只有在弯管加热温度高于900°C时才观察到这种组织松弛损伤现象。

4.关于材料组织松弛损伤问题的试验
根据过去掌握的材料,用这种感应加热中频弯管方法只有在一定的情况下才会产生这种组织松弛现象,在此通过相应的试验便能进一步阐明产生的原因,对构件工作性能的影响和避免产生这种材料组织松弛的方法。
4.1 组织松弛损伤的原因
从理论上来看产生这种缺陷的原因有很多种可能性,在此仅选择其中一些对实际有意义的原因进行研究。
4.1.1 由于钢材含铝量偏高的热裂性能引起的组织松弛
根据参考文献(2,3)的见解,作者首先考虑到产生这种缺陷是由于钢材含铝量偏高的热裂性能在作怪。尽可能使变形方式和变形度避免受到临界变形温度的影响和对钢材的含铝量加以适当的限制。
到目前为止,作者仅对两种钢材的弯头进行弯管试验时发现了这种缺陷,为更有效地说明问题,针对它们的含铝量问题进行探讨。
将按各种不同含铝量冶炼的10CrMo910钢材的钢管在感应加热中频弯管机上加热到950°C,并统一按3x钢管外径的弯曲半径弯制出一批试验弯头。
这批试验弯头的10CrMo910钢管有下列三种不同含铝量。
试验结果表明,所有三种弯头在受拉区域均产生了材料组织松弛损伤现象。说明钢材冶炼时含铝量多少不是引起这种缺陷的原因。
同时,作者还在大气压下用电阻加热对不同含铝量的这三种钢管材料以及其它多种耐热钢材进行了热扭力试验。
这些热扭力试验尽管看来和含铝量有一定关系,但在空气中进行这些试验时由于有氧化皮产生,并且也是一些不精确的初步试验,故认为含铝量的影响还不能和中频弯管时产生裂纹的温度范围的影响相提并论。
这一点也适用于所有其它按这种方法进行试验的钢材。所以热扭力试验并不能用于预选那些适合大于900°C温度下中频弯管的钢材。

e
r

这项试验最后,作者还为了比较起见,选同样一根10CrMo910钢管,以同样的弯曲半径和弯曲温度(950°C),分别在感应加热中频弯管机和弯管平台上各弯制一只弯头。结果表明只有用感应加热中频弯管的弯头上才出现组织松弛损伤现象。
尽管人们不能仅根据这次由弯管平板的试验结果得出什么规律性的结论,但还是可以认为,组织松弛损伤现象的原因可以和弯管方法联系起来考虑,同时也可能受到钢材冶金方面一些因素的影响。
4.1.2 由于钢材弯曲变形和变形能力(松弛脆化)引起的组织松弛
按材料组织松弛的种类和过程可以看出这种缺陷和反应堆制造中常见的“皮下裂纹”(4,5)以及22NiMoCr37钢“焊缝退火裂纹“(5)有一些类似之处。认为所谓松弛脆化是奥氏体金相组织和厚板对接焊缝加热后出现的晶间横向裂纹造成的。在约1300°C高温受焊接热影响的区域,当受到临界温度范围(约600°C)的附加应力作用时,材料显示出的蠕变变形性能极低,当退火应力释放时便有可能产生晶间微细裂纹,对感应加热中频弯管来说,在某种意义上讲情况两样,这里为一未遭损坏的即正确调质的材料组织状态,以能比较的方式在完全不一样的温度范围通过应力释放而造成损坏。
为了确定当感应加热中频弯管时材料究竟在多大程度上受到松弛脆化的影响,作者对一些耐热钢进行了蠕变和持久强度性能试验。通过这样的试验来对蠕变速度与中频弯管时的变形速度作粗略的比较。
为此,为试验选择了两种不同的伸长速度,即短时持久强度试验用约10-3%/秒的伸长速度,带有相应最大的6小时断裂时间和热抗拉试验用约3x10-1%/秒的伸长速度,相当于在60秒时间内就使材料断裂。
首先对10CrMo910,13CrMo44,14MoV63和15NiCuMoNb5进行试验,然后再对所有其它耐热钢管的弯头进行试验。在空气中的持久强度试验,温度由600-1000°C,所施加的负荷应使试样在3-6小时断裂。除了求出材料的断裂伸长和断裂试样的断面收缩外,还用相同的负荷进一步试验直止产生一定永久伸长和尚未断裂之前,为能通过金相显微试验确定是否完全因为永久伸长导致材料产生初期的组织松弛损伤,如果是这样,又是由怎样的永久伸长造成。
这些试验表明,存在着一个温度范围,在此温度范围不仅材料在断裂时,而且远在此之前,像在900°C以上温度的感应加热中频弯管碰到的情况一样,在垂直于应力方向产生同样的晶间微细裂纹(图8-11)。

a
s

仅就到目前为止的试验结果看来,上述提到的4种钢材断裂伸长和断面收缩均存在一个极明显的最小值,此最小值随钢种而异,在900-950°C的温度范围钢材延伸率很差,远在材料断裂前就已经可以观察到组织松弛损伤现象(图12和13)。
在断裂的持久强度试样上也可清楚地看到这种变形性能降低的现象。
进行此试验的10CrMo910钢的裂纹极限在900°C处于最低值范围,比13CrMo44钢的延伸率低,前者只有10%,后者为15%(表4)。
其它钢材的试验结果当时还没有作出来。
最早的试验结果对900°C温度是可以使用的,这些结果是由同样的10CrMo910钢管热拉试验求出的。现在已经可从比20%更高的变形速度下来进行试验(图14)。
可以在这两种试验方法的变形速度和中频弯管时的变形速度,以及在最初出现裂纹处的断裂变形性能和试样永久伸长间找到一种关系。由钢管送进速度决定的弯管变形速度允许比持久强度极限试验的变形速度高10-30%,若与热拉试验比较还可以高一些。

d
f

从图14的曲线可以看出10CrMo910钢在900°C弯管的较低变形速度下,只要弯头受拉区域的变形一超过20%,便会产生晶间裂纹。
如前所述,在一个试验弯头的受拉区域的伸长用线格子法测量,当弯曲半径为2.7倍钢管直径时,伸长率最大可以达到25±2%,故采用适当小一些的弯管速度便成了避免产生组织松弛损伤的先决条件。
.P.Opel和S.Wagner(3)早在10年以前就对铝镇碳素钢用极不同的变形速度进行热拉试验时产生的热裂现象的原因作了说明。
他们当时认为,不含铝的非镇静钢,在足够缓慢的变形情况下,例如在900或1000°C可以显示一种缓和的变形性能,但若在钢中添加了铝,如变形不剧烈加快,其变形性能一般均会明显恶化。这一点由他们研究的结果中可以看出来(图14)。在900°C时同样为40%的断面收缩率,而变形速度却分别达到10-4%/秒和1%/秒。人们认为铝镇静钢有热裂倾向性的原因是晶界上有碳-氮化物折出同时加大了奥氏体晶粒。但对不含铝的钢的热裂倾向增加的原因还没有找到合适的理由来阐明。揣想也许是由于其它的外来杂质,如亚微观的氧化物或其它原因。

 
x

这两位作者指出,若低于临界变形速度,在一定临界温度下由于晶界产生裂纹,材料的变形性能便会显著地降低,当钢中没添加铝时也有这种现象。
本文作者本身试验的结果和Opel和Wagner的结果一致。例如进行试验的10CrMo910钢的断面收缩率曲线介于两种碳素钢的断面收缩率曲线X和AE之间。
根据试验结果可以得出结论,尽管对在900°C以上温度进行感应加热中频弯管产生的组织松弛损伤冶金过程的真正原因尚不完全清楚,但可以认为是松弛脆化的一种形式,即当钢材在低于临界变形速度和超过临界变形速度时,在某一温度范围,会由于变形性能降低而产生晶办裂纹。
这里看来钢材的含铝量只有很小的影响。

f g

为了在感应加热中频弯管机上证实这些试验结果,用10CrMo910钢在950°C加热温度下,以尽可能低的和高的弯曲速度分别制造出两只弯头。
用缓慢弯曲速度(8毫米/分)所制造的弯头表明有像预料的那样遍布受拉区域截面的众多的标准组织松弛损伤。
但是那只以高速弯制(52毫米/分)的工件也并不是像想像的那样不产生裂纹,同样有微细裂纹,只不过数量稍少,长度较短一些。
这便意味着由实验得出的极限曲线并不能完全照搬地用到感应加热中频弯管上去。
4.2 组织松弛损伤对弯头运行状态的影响
如前所述,组织松弛损伤为一种长度较短的晶界微细裂纹,大多数情况裂纹数量并不太多,迄今只能通过金相显微磨片这样的破坏性试验而不能由无损探伤发现出来。
仅仅根据冲击韧性降低还不能直接下结论说这种现象对弯头的运行状况有影响,为此作者又拿一只弯头有损伤的工件从受拉区域取样在室温作带有约156赫频率的拉-压疲劳试验。
从图15可以看出,带有很少量组织松弛损伤的试样产生较快的断裂破坏,这说明试样尚未达到没弯前钢管的疲劳强度和ASME法规要求的疲劳强度。对试样进行调质处理也未见有什么好转。
尽管弯头的疲劳强度并非唯一决定的因素,但这一试验结果在缺少持久强度极限数据时依然有一定参考价值。所以必须看到,材料产生了组织松弛损伤,构件便难以确保原有的全部寿命。
4.3 避免材料组织松弛损伤的可能性
所有的铁素体钢钢管在中频弯管时只要温度高于900°C便会发现材料有组织松弛损伤现象。
在弯管温度降低到750°C以下后才完全消除了这种缺陷。
这里的温度数据是在感应圈附近由光学测量仪测出的表面温度,仅要求温度在750°C范围,为了保险起见,壁温应不得超过900°C。
各种钢材像这样制造的很多弯头的金相显微磨片研究表明并非类似的组织松弛损伤现象。这种感应加热中频弯管方法到目前为止的生产实践足以说明,可以加工出质量良好的弯头。值得再次强调的是本文特别着重讨论的组织松弛损伤现象,从这种生产方法一开始便引起了重视,适当改变工艺,对顺利用于生产已根本不成问题。奥氏体钢钢管可以允许在950°C以上温度进行弯管,不会出现组织松弛损伤现象。

h
j

作者还对管子周围不均匀加热的弯管方法进行了多次试验,但尚未达到能在生产中成熟运用的阶段。
将感应圈采用不对称结构和布置,从而使管子弯管时受拉范围的温度低于750°C,而受压区域则超过A3点温度。按这种方法加工出的弯头一般均没有裂纹,但是在个别材料区域,特别是弯制合金钢钢管时,材料的性能和采用的冷却介质有很大关系,对于这种材料性能的变化可以通过相应的热处理予以消除。
作者目前还不能提供由试验得出的中频弯管避免裂纹松弛脆化边界条件的进一步可能性,因为似乎不能直接照搬这些试验结果。

5.感应加热中频弯管的热处理

5.1 热处理在生产上的应用
钢管热弯的热变形过程比锻造,轧制和冲压等缓和一些,按过去一般常规弯管方法生产的弯头,考虑到温度状态和材料,通常用一种简单的热处理方法便可以了。例如碳素钢和15Mo3不需正火,只进行退火;调质钢如13CrMo44和10CrMo910等也不须调质,只进行回火就可以了。
由于对感应加热中频弯管缺乏经验才对全部弯头施行正火或调质处理。
可是在对试验弯头掌握了充分试验数据后确定诸如St35-8,St45-8和15Mo3这类钢材就是不进行正火也依然可以达到材料要求的机械性能。
上述三种钢材弯管后(小于750°C)若用水冷只需退火,若用空冷甚至可以不进行热处理。
所有要求在持久强度范围内运用的调质钢如13CrMo44,10CrMo910,14MoV63和20CrMoV121,尽管在弯管状态和回火后可观察到理想的材料性能,但还是要求在弯管后进行调质处理。
为了能在一定的情况下对这些钢材中的某些钢材采用简单的热处理,作者针对这个问题进行了相应的持久强度试验。
17MnMoV64耐热细晶粒结构钢同样也是一种在热屈服极限范围运用的钢材,经过试验表明,这种钢制造的弯头只需退火就可以了。它所要求的各种性能,尤其是韧性数据均可像重新调质后一样达到。
奥氏体钢(例如WNr.1.4541和1.4550)弯头,如合同协议没有另外要求,在950-1050°C,水冷的情况下弯管后可以不进行热处理。
5.2 热处理对<750°C温度加工弯头性能的作用
如前所述,选择<750°C温度弯管(此温度由管子表面测得)可以有效地避免在900°C左右松弛脆化温度范围偶尔发现的那种组织松弛损伤现象。
作者得出一种不成熟的弯管过程的看法,认为弯管既非真正的热加工,也不是一种真正的冷加工。管壁的真正温度如图2所示依据弯管时加热的均匀性在850°C和600°C之间。这就是说某一部分或整个壁厚的弯管温度可以在A1和A3点之间,对于厚壁管的一部分区域在A1点以下的温度。
按照习惯的看法和大多数钢管厂材料标准的数据,热弯温度应在A3点以上温度进行,如低于此温度,则要对弯头施行正火以及调质处理。到前一久为止,由于人们还缺乏钢材在A1和A3点间热处理对性能影响的经验,故一直遵照上述热处理办法。
捷克研究人员由于生产上的需要最早进行了在A1和A3点间系统的热处理试验。当时他们为了得到一种大尺寸电渣焊厚壁容器的热处理方法,希望这种方法既可使接头的韧性得到改善,又比进行正火处理质量更好和更简单。
他们选择了很多种低合金耐热钢作试验,通过这种热处理后使材料在达到足够强度的前提下兼有很好的韧性。材料经过回火以及退火后,屈服极限和断裂韧性增加,抗拉强度降低和显著地改善冲击韧性。
其原因在于晶粒细化时材料组织产生变化和钢中微量合金元素的作用。通过1972年R.Shaheeb(8)的研究进一步证实了定研究成果及其意义。
K.Haarmann(9)在寻找一种具有抗脆性断裂的反应堆结构钢时研究了一种以他命名的三段调质热处理法的边界条件。他发现当钢中锰含量大于1.5%,钼含量大于0.5%的最小含量时,只有在A1和A3点间作一次正火,然后再在低于A1点温度回火,将收到最隹的热处理效果。
同时得知大多数进行试验的钢材如13CrMo44和10CrMo910采用这种热处理均可收到良好的效果,即这些钢材的机械性能最低限度不会比材料处于原始调质状态差。
将750°C以下温度在中频弯管机上弯制的弯头作进一步研究,这种工件一般在A1点以下温度退火或回火,试验表明,对材料的机械性能起到了良好的效果。
钢管原始状态为完全调质的材料,在A1和A3点间的部分奥氏体区域加热弯管,弯管后大部分钢材需进行退火和回火处理,实际上要求按K.Haarmann 的意见进行一次三段调质处理。
上述试验结果经鉴定表明有一定效果,只不过这种效果随钢种不同而有所差别。对碳素钢的效果比较小,但对诸如15Mo2,铬钼钒钢,X20CrMo121和细晶粒特殊钢如15NiCuMoNb5和17MnMoV64等的效果却相当明显(表5)。

此外,作者还用17MoV64钢管(外径x壁厚=295x37毫米)在小于750°C加热温度下制造了一只试验弯头,以详细探讨通过热处理后这部分奥氏体对细晶粒结构钢的影响。
当工件壁厚较大时,还有可能因在弯头截面内壁厚温度分布不均匀而造成材料机械性能的变化(图5)。
为了进行比较,将通过感应圈同样加热的钢管在没有弯管的情况下试验,看看通过弯曲变形后的工件是否受到热加工的影响。
试验表明,不管在弯头部分或者在没弯过的部分,只有当加热温度在750°C时材料室温和350°C的屈服限降低,抗拉强度和韧性仅有微量变化(表6和7)。
工件经过在620°C加热,保温2小时然后空冷在退火处理后屈服极限提高,并且室温屈服极限比350°C的屈服极限提高更多一些。当进行660°C,2小时/空冷退火处理时室温屈服限还会继续提高,但350°C屈服极限却稍有降低。未热处理的弯头的抗拉强度高,经过这种退火后略有降低,断裂伸长和断面收缩将有所上升。

v

a

n

冲击韧性改善也很明显。这里达到的110-140焦目数据(DVM),通过调质处理也达不到。
厚壁钢管由于管壁温度分布不均匀的缘故,可以发现未经热处理的弯头管壁外侧的屈服极限特别低,抗拉强度值也比内侧为高(图2)。这便说明,外侧在弯管时处于A1和A3点温度,屈服极限剧烈降低,若进行A1点以下温度的退火处理,又可使屈服极限大幅度回升到内侧所具有的数据一样。这一点对其它数据也适用。
故可以下这样的结论,通过退火可以使弯头整个壁厚的各项机械性能达到更均匀。
另外对没有弯曲但经过同样感应加热(在A1和A3点温度)的钢管试验表明和弯头的性能变化在数量级上相同,故可以不考虑这方面的影响(表7)。
关于13CrMo44和其它耐热钢钢种在弯管时部分奥氏体组织对材料屈服极限和冲击韧性是否也有类似的影响,作者暂时还说不清楚,因为有关的持久强度试验有的正在计划,有的刚开始进行,但都未得出最后的试验结果。

参考文献(略)



译自VGB1975. H.6 S.387-399